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龚小平:我的学生和我的生日(2)  

2018-06-19 12:22:32|  分类: 我和学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紧接上页)

第二天是我的生日,我和学校另外一名领导赶到重庆大学参加一个由中央教科所主办的一个学术会议。那时,开县到重庆还没有高速公路,要坐六七个小时的车。头一天学生给我的快乐丝毫没有减退,我和我的同事一路上谈笑风生。中午在途中用餐,我说我请客,今天是我生日,我的同事要买单,但哪里争得过幸福满满的我。下午3点多我们到了重大,在宾馆洗漱后我的同事倒下就呼呼入睡了,我却还沉浸在学生举办的不知情的“生庆”的幸福中,心底里很是感谢命运让我走上教师这个岗位,感谢神明让我缔结这一份份纯真的师生情缘,感谢我的学生给我带来的许多爱和温暖……。我心潮澎湃,情难自禁,满腹的喜悦和幸福总想找人倾述和分享。终于我按捺不住,拨通了彤的电话。彤不仅是我88级的学生,还是我在陈家中学时的好友之子,平时总以父辈自居。我和彤聊了一会,问他:“你们昨天老是问我为什么那么高兴,现在找到原因了吗?”彤说不知道原因,希望我告诉他。我说:“昨天是我的寿日。你们这么凑巧,安排这个聚会,我真是太高兴了。我觉得这简直就是有一种神秘力量在冥冥之中操控……”。彤听我说完恍然大悟,也觉巧合。我还再三叮嘱彤,说这是我俩的秘密,千万不要外传。

人的痛苦需要有人分担,人的快乐也需要有人分享。这种心理学原理我是深信不疑的。关上手机,我觉得憋在心里的那种快乐释然了许多。回味和彤的通话,我突然觉得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同学们到处打听我的年龄和生日,我叮嘱彤保密,能行吗?我的担心不无道理,第二天,我就接到一个女同学的电话,在她的一串清脆的笑声之后,佯嗔地责怪“龚老师厚此薄彼,秘密只告诉个别同学”,我便知道纸再也包不住火了。

 

我的50岁生庆


既然我的年龄和生日都被自己不小心泄露了,学生们嚷嚷几年要给我举办生庆的事情就自然顺理成章了

2001年是我满49、进50岁的一年。几个年级的学生们早已私下酝酿好了,一天,一个学生给我打电话,用不容质疑的口气告知我:“龚老师,几个年级的师兄弟师姐妹都商量好了,决定今年给您举办生日庆典。筹备小组都成立了,具体形式也议定了,同学们让我给您通个气。考虑到您今年的生日在公历59号,希望您同意把生日提前到5.1长假期间,便于公职人员参加。”一番话让我又好笑又好气,心里却暖暖的。我也没有拒绝,因为我知道拒绝无效。

大约4月下旬一天,负责生庆筹备联系工作的彤给我打电话说:筹备组商量了,生庆的具体事宜已经定下来了。日期,定在“5.4青年节”,希望龚老师永远年轻;地点选在凤凰山的“万寿泉山庄”,祝福龚老师健康长寿。他还说,通过联系,外地回来不了的同学,决定用贺信的方式表达祝福。外地能够回来的同学,53日抵县报道,入住大南街国营宾馆,当晚本地同学为他们接风洗尘。最后他说:“同学们说,这次您的生庆希望您相信大家,放手让大家承办,什么都不要管,不要问。只是做好三点就好:一是53日晚间请您出来和远道回县的同学见见面,共进晚餐。二是盘算一下至亲有多少桌人数,报个数据。三是养好精神,54日出席生庆。”学生们这种关心备至、如此用心,甚至连日期和地点的选择都饱含着美好的祝福,让我真是非常的感动。考虑到生庆前期筹备需要花钱,又不想把生庆搞得影响太大,我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希望保密,生庆只在学生和亲属中间,不要让社会关系卷入;二是让我拿点钱出来,作为前期准备工作的开支。然而,彤拒绝了,他说筹备小组已经考虑好了,一切都已安排妥当,不让我“插手”。但是,他同意严格保密,不惊动社会关系。龚小平:我的学生和我的生日(2) - 龚小平 - 龚小平文集

时间很快就到了“5.1”长假。不料从52号就开始下雨,我不禁为远道回县的同学有些担心。53号上午,彤突然打电话给我,急急地说:“龚老师,糟糕了。刚才我在外面吃早餐,外面回来的同学电话很多,不料被赵校长听去了。他再三逼问我龚老师什么事,我只好实说了。”听了彤的话,我心里有些急,学校有300多教职工,如果得知这个消息,恐怕不好收拾。于是赶忙给赵去电话,他一接通电话就哈哈大笑,开玩笑说:“你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想告诉我,让我出个通知,学校XXX50大寿啊?”事已至此,我只好妥协了,和他商量好,学校严格保密,但是暗地里和班子成员通通气,就好。赵终于同意了我的意见。


(未完待续,紧接下页)

  评论这张
 
阅读(1645)| 评论(10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