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转载】龚小然:繁荣的真义 堪忧的时世(2)  

2018-02-03 10:03:41|  分类: 小然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不堪一击的繁荣

狄更斯对庞得贝这种虚伪的吹嘘和捏造的描写,并非向壁虚构,而是有所本的,当时英国有不少资本家常说劳资之间融洽无间,根本不存在什么矛盾,甚至还不知耻得说工人工作条件很好、工作轻松愉快。狄更斯通过庞得贝言行的描绘,把伪善的资产阶级本来面目刻划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

当然,作者前半部作品都在竭力地渲染一种资本家控制下的社会环境:工人们被繁重的劳动压得喘不过气,小孩们被扼杀天性,心灵被污染;有钱人自以为是,骄奢淫逸;企业家为榨取工人血汗而洋洋得意。但是物质极大繁荣的表象给社会带来的是福音,还是异化,狄更斯的观点很明显:物质的多少只能在欲望上满足人们,而精神的匮乏却给了虚假繁荣致命的打击。

资本主义社会中思想体系的支柱——以葛雷硬为代表的“事实哲学”,以失败告终:露意莎在感情的压抑下,听凭父命委屈地嫁给金融大亨庞得贝后,感情并没有得到正常的发展,婚后一度精神失常,最后只得跟庞得贝分道扬镳;儿子汤姆去银行工作后,从以前的管教拘谨、刻板,一下子变得放荡不羁,赌输后偷窃银行巨款,险些被捉拿归案。葛雷硬的妻子因灵魂空虚和感情匮乏,而徒成一具“模糊的透明体”,形同白痴。葛雷硬终于自食其果。当葛雷硬从议会回家度假时,露意莎满含悔恨爆发了她对葛雷硬的控诉:“你的哲学和你的教训都不能救我。看啦,父亲,你把我弄到这步田地。”这些话语宣告了葛雷硬“事实哲学”的彻底破产,也是对当时弥漫整个英国社会的功利主义的有力控诉。

再来看虚伪的金融家庞得贝,他并没有真正得到露意莎的爱情,最后露意莎看清了自己的感情,终于发现自己和他是两条路上的人而毅然离去。夸张的伪装并没有让庞得贝变成焦煤镇上的传奇人物,他母亲无意间的揭露让人们看到了一连串赤裸裸的谎言。而最后,受金钱毒素深深浸害的庞得贝直至患中风而猝然倒毙在焦煤镇上也终未能悔悟。

悲哀的结局是让人们看清繁荣的背后隐藏了多少血泪,多少虚假,多少不安。两个风光人物在物欲面前完全被异化,成为物质和金钱的奴隶,再无自我而言。正如贝尔提到的“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历史性的文化矛盾和文化危机。就社会而言,这意味着凝聚力的消解;就个人而言,这意味着生活意义的失落。由于这种文化危机和文化矛盾,资本主义已经失去了它传统的合法性

 

二、一对时代的牺牲品和挑战者,人性在感化下被唤醒

 

本书人物壁垒分明,其一是资本主义的经济政治代表人物,其二就是受各种不同压抑的人物。他们的出生各有不同,但都同处一个时代。大环境的相同并没有使每个人都屈就于乌烟瘴气的大工业精神中,他们之中有的变成资本主义的牺牲品,更有勇于逆于现实的挑战者——露意莎,就是前者的一个缩影,而西丝是后者的一个典型。

(一) 她饱受“事实”摧残

露意莎从出身开始都被操纵在葛雷硬的“事实哲学”之中,她不被允许幻想,不被允许看马戏团,甚至不被允许自己选择婚姻。葛雷硬由于财迷心窍,费尽心机和庞得贝攀上更亲密的关系,把年龄和庞得贝相差达三十岁的女儿嫁给他。作者紧扣这婚姻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是一宗买卖关系来写的,更能入木三分,当葛雷硬把自己的意图告诉女儿,并且要她同意庞得贝的求婚时,露意莎只淡淡地用一句话回答他父亲:“这有什么关系呢”。当暮气沉沉、精神空虚的露意莎向那个“变得更加凄凉”的世界发出的感情郁结的愤懑控诉。似是无声实有声,作者惟妙惟肖地揭露出资本主义制度下金钱主宰一切的买卖婚姻的可恶,必然导致可悲的结局,同时也尖锐地批判了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婚姻制度。

老态龙钟的庞得贝和妙龄姑娘露意莎的结合,处于善于夸张的狄更斯的笔下,并非是夸张,而是现实的概括。十九世纪五十年代英国的社会生活发展决定了,像庞得贝这种人在英国的经济生活、政治生活中掌握了实权所使然。上述这些都具体而生动地印证了资本主义“使人和人之间出来了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

时代的浪潮,环境的驱使,使露意莎背判了自己。她不是为自己而活,而是为父亲,为金钱,为所谓的事实而活。当最后不得不离开让她动心的赫德豪士时,她猛然清醒了——人生如果不能按照内心指引的方向前进,还有什么意思;情感如果不能被保护和坦诚,还有什么人格可言。

(二) 她打碎“事实”面具

如果说露意莎是这个时代的牺牲品,那么西丝这个看似柔弱的角色恰恰给了人们一丝希望的惊喜。

史里锐和西丝所在的马戏团象征地体现着那个具有浪漫主义情感和人类精神追求的世界,是和葛雷硬和庞得贝的主张针锋相对的。他们的存在,是对资产阶级轻视文化和精神生活价值的抗议。

西丝是善良和天真的,她的父亲朱浦为了女儿长大以后能够不至于象他那样流浪卖艺的生活,就打发她到葛雷硬办的学校念书。当葛雷硬发现露意莎偷看马戏表演以后,本来要把西丝撵出学校去,就在这时,朱浦却因为在好几次表演中失误,感到没脸在马戏团里混下去,悄悄地丢下女儿走了。葛雷硬收留了西丝后,她无可例外地也受到了“实事哲学”的教育,葛雷硬希望通过西丝来制止露意莎的一切出轨行为。而每一次西丝和葛雷硬的对话,都让读者看到了在这样乌烟瘴气的环境下竟还有人保留一颗烂漫真诚的心。

她不相信父亲会抛弃她,她不苟同葛雷硬的哲学,她夹在麦却孔掐孩先生和葛雷硬太太之间度日如年,她对周围的一切都有着自己的判断。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98)|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