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校长李诗白(4)  

2017-09-08 09:07:17|  分类: 人物记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紧接上页)

        后来,学校工会按照惯例,也来人提着礼品到家慰问看望,我才知道当天李校长是以私人身份来我家的。心里更是凭添了几分感动。就像一个长久经历严冬受尽酷寒的人,特别地珍惜春阳的温暖一样,虽然我听说李校长对教职工都很关心,心里还是对他充满了感激。在后来的日子里,对自己的工作,和他交办的事情,我总是小心翼翼竭尽全力去做,生怕令他失望。李校长除了新学期开学时问过我伤势如何,还是一如既往,时不时让你感受到他的关注,如沐春风。
        但是,他的关注也曾让我陷入一次尴尬和难堪。那是发生在1992年秋职称评定之时。中小学教师职称评定始于1987年,那次首次职评,指标很大,给我也是计划的中学一级(中级)。但是,当时我还只是个初中学历,教龄也才四年,无论从教龄还是学历上,我都不具备条件,也不属“破格”对象,因此最后只能放弃。首次职评以后,间隔了好几年,直到1992年秋才启动第二次职评。
         那次职评,教育局给学校的中级指标最初是4人,学校申报人数却有20多人。学校评委会由正副校级领导、办公室主任和全体教研组长组成。我虽然也报名参评,但了解到报名人员的踊跃、学历和教龄结构之后,我就基本上不报希望了。评委会评审当晚深夜,一个朋友电话告诉我,我的名次排在第5位,接到电话我既失望又欣喜,虽然没入围,但在学历比我高、教龄比我长的一大摞人当中,能够评到这个名次,已是始料未及的大幸了。
         不料,第二天一早我到学校,李校长就来到办公室。他还是平常那样面带有点矜持的微笑,问梁主任:“梁主任,还没告诉小龚吗?”梁主任表示还没来得及。这时,李校长招呼我去他办公室谈话。我想,他肯定是因为职称评定的事和我通气,然后安慰我。其实我心里已经知道了评委会投票的结果,对这个结果也是欣然接受的,他找我谈,只不过表示对我的事情更为关心而已。可是,当我坐下来以后,李校长却说出了一番出人意料的话来。
          他说,昨天晚上评委会已经开过了,我的票数排在第五位。他看我没作声,接着说:“不过,投票结束后,我们已经找排在第4名的老师谈过了,把你和他的名次调整一下”。他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在我的印象里,开中是个很民主很讲规矩的学校,李校长又是一个处事公正的领导,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呢?也许他察觉出我神色有异,他便正襟危坐地说:“我们这样做是有道理的。职称评定文件有规定,单位评委会评审以后,职评领导小组有权对名次做适当调整。这是合乎文件精神的。再则,你和第4名比较,在票决时明显处于劣势:第一,你来学校时间不长,很多教研组长还不完全了解你;第二,在教学业绩上,你只承担了半席教学工作量,在升学人数、任课时数上,根本无法和满席工作量的教师比较;第三,第4名本身就是教研组长,评委成员……”不能不说,他的话很有道理,可谓有理有据,这些都是我所不了解的,我不得不诚服。
        我松了口气,心里一阵感动,忍不住问:“第4名是哪位老师?”他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他一出口,我更是惊喜交集了。我知道,他说的这位谭老师和他是同乡,并且关系很是要好,他们做出这个调整真有些让我受宠若惊。但是,我又因此陷入深深的尴尬当中:这位谭老师不仅和我是同龄人,而且30多岁就做了人才济济的省重点中学的教研组长,也是年轻有为了。更让我尴尬的是,谭老师还是我的表妹夫,平时关系甚好,如此“医好一个戳瞎一个”,为了自己的利益损害朋友的利益,这不是我的行事作风。于是我把我和谭老师的关系说明了,希望李校长和领导小组再考虑考虑。李校长看我如此态度,便说:“这事我们领导小组已经商量过了,和谭老师也谈过了。你也别为难,过一会我去一趟职改办,把学校目前评职矛盾突出的情况说一说,看能不能增补一个指标,如果争取到了,你和谭老师的问题就顺理成章解决了。”
          此事已经过去20多年了,现在想起来我都还觉得很感动。作为一个单位的领导,能够细微地考虑到下属的一些问题,把事情尽量办得公正一些,实在难能可贵。虽然后来经过李校长出马,职改办增补了两个中级指标,我和谭老师同时晋升中级。在后来的长时期共事中,我们彼此都讳莫如深,从来不提那次“调整名次”的事,但是我的心里始终觉得有愧于谭老师,就像小偷面对失窃主人一样。另一方面,也对李校长和当时的领导小组怀着一种感动,在后来若干年的高负荷工作中,这些感动便成为一种平息内心怨气的回忆。

(未完待续)

2017年9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931)| 评论(1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