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校长李诗白(6)  

2017-09-11 08:16:15|  分类: 人物记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李校长调去川西,当然也有客观上的原因。首先是经济发展的地区不平衡,产生的教师待遇的地区差异对教师的吸引;其次,那时川西进教师实行“三不要”的宽松政策,除了领导干部,一般教师除了身份证明,调令、档案、工资介绍信等等都可以不要,只要通过讲课考核合格便可接收。所以,流出地区想卡,也卡不住。
        李校长的调离,在开县造成了一个小小的地震。社会上有说“开县留不住人才”,也有人说“李校长不热爱家乡”的,总之,当时的开县教育系统出现了改革开放后第一次震荡。93年以后的短短3年时间,仅开县中学就有30多名教学业务成熟的教师、甚至骨干教师“孔雀西南飞”,有的直接去了李校长学校,有的去了邻近的其他学校。就连开县中学教务主任、政教主任、团委书记也都卸职西去,这一方面给开县特别是开县中学这所重点中学造成来危机,另一方面也迫使县里不得不开始思考稳定教师队伍的对策。
        李校长调去新学校后,我们仍然经常保持通信联系。在通信中,他也曾做过“希望再有机会共事”的暗示,我也曾动摇过。但是,我是个守成求安的人,去川西,我个人或许更有前景,但是我妻能不能进入她现在的部门,很难预料,如果此消彼长,我这个家庭的“综合家力”保持现在的水平,甚至下降,岂不是得不偿失?再则,我是个离不开亲情和友情的人,我的亲人、朋友都在身边,我的学生也大部分在开县、川东一片,离开他们,我会很孤单;况且,我到开中工作这些年,教学业绩、工作成果已得到公认,去川西还得从零开始挣业绩、创名声“打天下”,那时我已40来岁,觉得再折腾没有必要。
        一次,学校副校长何去省城办事,去他学校拜访,回来讲李校长多次问及我的情况,临走还让人买了一条“五牛”交给何校长带给我。何校长笑说:“我和李校长认识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他给人送礼呢。”后来我的上司梁主任出差顺道去看他,他没在学校,梁主任没有等着,离开的时候在校门外碰上李校长,梁主任要赶车不能多待,两人就站着聊了一会,临走李校长又说:“小龚爱抽烟,给他带点烟回去”,于是就在附近的烟摊子上买了5种烟,每个品牌两包。打开梁主任带回来的塑料袋,记得有五牛、熊猫和另外几种。10包烟不是什么厚礼,但是一个已经各自东西的领导这番心意,却足以让我感动。
        1999年暑假,学校班子调整,班子成员大多为自己的政治前途操劳去了,唯有我,第一次带着一家人去川西旅游,那边的朋友几乎把川西所有景点的门票都准备好了,还安排了小车和司机。我们一家人到达成都是早上5点钟左右,我的堂姐一家早早地起床等着我们。一家子久别重逢,欣喜激动溢于言表。互相问候之后,姐夫说:“听说你要过成都来,你们学校原来的李校长专门来找过我,说如果你来了,他来接你去他家看看。”我说,这是一定的,他是我领导,江湖上也有个“行客拜坐客”的规矩,我是一定会去的。可是,不一会,广汉市一位朋友开车到了堂姐家,不由堂姐分说,把我一家拖上小车,去了广汉中学。接下来4、5天,朋友安排的一台车,一个司机陪同我们一家,按照他事先准备的景点门票,从广汉市沿川西坝子向南,参观金雁湖、三星堆,到青城山、世界乐园,再到乐山大佛、峨眉山,一路行来观山望水不亦乐乎。直到一周以后才又回到成都市堂姐家。
         堂姐和姐夫很有意见,一边埋怨“才落脚,饭都没吃一顿就被人拉走了”,一边告诉我“李校长又来过了,再三说你回来了一定要给他电话”。给李校长的电话还没来得及打,我却先接到开中的电话,赵校长在电话里催促我尽快回去,原因是要整理新班子的推荐上报材料。为了平衡关系,我们决定先在堂姐家玩一天,逛逛成都市,去春熙路品尝阔别多年的成都小吃。然后再当天晚上给李校长去了电话,在他反复“明天不要再跑到其他地方去了”的强调下,翌日清晨,李校长和他爱人杜老师便驱车来堂姐家,把我们接到他学校去了。
龚小平:校长李诗白(6) - 龚小平 - 龚小平文集
 
         李校长的新学校,在离堂姐家约摸50分钟车程的成都近郊,学校规模和开县中学差不多,但是新色得多。由于正值暑假,校园里很静,虽然看上去没有开县中学那么厚重,但绿化美化搞得也不错。李校长住在一幢新建宿舍的三楼,很宽敞的错层套房,3室两厅两卫一厨。一进门,杜老师就忙着张罗午餐,李校长则陪我们坐在他的小厅品茶聊天,一会,暑假期间还住在学校的原来开中的同事也来了,他乡故知,分外亲热。看得出,他们当年“孔雀西南飞”是一种正确抉择,幸福指数普遍有所提高。那天,李校长夫妇一定要留宿我们,我反复讲明学校在催促我回校,处理班子调整的文字材料,李校长才无奈地让杜老师早早安排了晚饭,才让司机送我们回堂姐家。
         载着李校长热情款待的余温,第二天我们就告别了满是遗憾的堂姐姐夫,启程返校。
         自那以后,李校长偶尔回开县我们也聚聚,不过都是琐事缠身不得清静,很少有机会大家在一起从从容容聊天了。新世纪以后,每年我也去四川师范大学招聘教师,但招聘小组一行人从来都是来去匆匆,虽然离李校长学校很近,也从没去拜访过,虽然常用遗憾却也委实无奈。
         记得李校长长我四岁,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他,明年也该是从心所欲之年了!

图片说明:在李校长新校留影(1999年7月)

(全文完)

2017年9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9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