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校长李诗白(2)  

2017-08-31 09:50:54|  分类: 人物记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李诗白数理思维能力很强,这也许因他出自数学科班有关。学校开会讲话,他给自己拟一个讲话提纲,然后逐条展开来讲,能够条分缕析,逻辑十分清楚,没有什么拉拉杂杂的废话。他的笔头功夫也很不错,如果不是一直担负领导工作,没有多少机会自己动笔,也许会是一个八股高手。
        在这样一个校长下面做文字工作,尽管我一向比较自信,开始还是有些紧张的。凡是学校的大型上报材料,我都是先拟好提纲交他过目审阅,成文后再交他审阅修改。一般情况,都能得到他的认可和点评似的夸奖,有时他觉得框架上有自己的想法,他会直接找我商量,说出他的意见;有时后他会亲自动笔在原稿上修改。这一些,我都是非常尊重他的,一是几十年的唯命是从已经养成我服从的个性;二是他是校长,他的考虑一定有他的目的,有些目的只可意会不能言传,不是明面上可以说清楚的。所以,凡是他修改过的地方,我都是原样保留。直到有一次,一个大会交流材料在省里发言时发现了一点问题,一段文字不仅前后衔接不上,而且基本上是前面一个内容的重复。李校长回校后和我谈起这事,我心里有数,但我还是故作惊讶地拿来手写稿核对,李校长发现原来是他修改时添加内容的问题。从此,他再也不亲自修改我的手稿了,每次交给他的材料,即使他觉得应该修改、增删的地方,都只是做上记号,和我一起商量后由我自己动笔修改。后来,除了省里的大型会议发言材料,他基本上都不再过目,一些上报的回报材料、计划、总结、报告之类,即使交到他手上,他也会递一支烟给你:“这个就不用了。你写的,没问题。辛苦了”给你把稿子打回来。
        我俩就在文字的中介作用下,加深了彼此的了解和感情。我们相处4年,在他身上我至少有两方面的收获。首先是现代公文的八股文法和思维,其次是熟悉了学校管理甚至是教育管理的一般规律和原则。我们之间的关系,从上下级关系渐渐有了日益深厚的朋友成分。他对我的关注也越来越多。
        初调开中工作,我的编制在行政办公室,但是仍然兼任了一个高中文科班的课。那时学校通过勤工俭学创收,每月给教职工有一定的补贴,称之为“岗位津贴”。每月岗位津贴的数量,职工和教师是不一样的,职工大约有不到40元,教师按照不同年级、不同学科的“系数”和任课时数计算,一般有70元左右。可是,我每月只有50来元,仔细一盘算,估计是把我一半做职员,一半做教师对待的。想到这里,心里有些愤愤然,但是自己生性不太计较,回想起自己的过往,能够有今天已是来之不易,不幸中之大幸,于是也就忍气吞声,连财务室也没去问一下。大约一年以后的一天,李校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很认真地问我:“小龚,你每个月的岗位津贴领的多少?”我说:“52元啊”。他又问:“你知道一个满工作量的教师,一个月的岗位津贴大概是多少吗?”我大体上已经明白他要说的意思了,我还是很平静地回答:“大概70来元吧。”李校长好奇地审视着我说:“原来你知道。你自己一个月才50来元,别人70来元,你难道没有想想这是什么原因吗?”我有点狡黠地卖了个关子,说:“我想,学校这样做可能有学校的原因吧……”。李校长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从他的办公桌上递给我一份花名册,那是一份本季度的教职工岗位津贴的财务报表,是财务室送到他这里来审签的。他有点嘲笑地说:“我马虎,你自己也马虎。对不起,这时是我没注意到……”接着,他说,按照学校津贴发放的一般原则,由于行政办公室没有给财务室书面通知,所以才导致财务室在造表是把我作为半个职员半个教师对待了。他说,我到学校来是教师身份,安排在行政办公室是工作需要,暂时没任职,但是必须以教师对待。可是,每次财务室送来报表,他觉得财务主管已经审查过,都没认真看,今天才发现这个疏漏……就这样,他敦促马上纠正了我的岗位津贴发放标准,并补发我此前一年的少发部分。
        也许是自小遭受了太多的漠视和不公,这事在我思想感情上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它让我觉得自己处在一个平等的环境,受到平等的关注和保护,感受到一种自尊和外来的温暖。李校长的真诚主动,在下属面前不仅表现出自责,还迅速督促纠正了错误,弥补了过失,他的形象在我心里又增加了处事公正、关心下级的一面。而我在李校长面前,可能也留下了比较好的印象,觉得我不是那种斤斤计较个人得失的人。其实在我心里,不是丝毫不计较,而是一种早已形成的隐忍在压抑着自己。但是,此事无疑在我和李校长的关系的进一步良性发展上起了很好的作用。

(未完待续,紧接下页)

2017年9月1日
  评论这张
 
阅读(694)| 评论(1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