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我的黄金岁月(5)  

2017-07-09 09:41:54|  分类: 执教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95年,创作改编9集电视连续剧《少年刘伯承》。

        我国民间有许多禁忌。“正月忌头,腊月忌尾”就是我们这里的民间禁忌之一,意思是说:正月的上半月、腊月的下半月,是来年时运的标志。所以,这段时间,大家都尽量过得和睦喜庆、轻轻松松,以求来年轻松愉快。可是,95年上九(正月初九)还没过,就有件不轻松的事情找上门来,似乎预示这一年我将与轻松无缘。
        那年正月初八,我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我妻的表叔姜山老师。
        姜山老师原是文化馆创作辅导老师,现在县政协做文史研究员,他既是妻的表叔,又是我尊敬的师长。还在我做“临八天”的时候,就常给他主编的《开县文艺》撰稿,我们在一起谈文学谈人生,到吃饭的时间就在他家蹭饭。他对我颇为爱护和青睐,对文学爱好者的来稿有异议的时候,也常留待我俩见面时探讨,很在乎我的意见,俨然一对惺惺相惜的忘年交。1983年县里解决我的就业问题,他当时刚去政协文史研究室不久,还极力说服我顶替他负责全县创作。他调到政协做文史研究员,也是因为他长期调查采访、研究刘伯承元帅青少年的缘故。1981年,他撰写的5万多字的《刘伯承青少年时期的故事》,其文字校订、润色和誊抄,都是我帮他完成的。  
         姜老师和我隔着茶几,坐在我家客厅的沙发上。询问了我的家庭情况,表示欣慰。紧接着一句“你还记得我当年写的那个《刘伯承青少年时期的故事》吗?春节期间,我突然有个新的想法”就单刀直入,说明了来意。他说:刘帅从出生到19岁这段生平,当年写成面向青少年的故事,实在太可惜了,许多细节没有充分展开,导致少年刘伯承的形象不够鲜活。加上近10多年又走访了一些知情人,收集到许多关于刘帅少年时期的故事。他盯住我的眼睛,征询似地说:“我想,我们干脆在原来的基础上,把它改编成一部电视连续剧!把我们觉得没有写充分的地方充实一下,把新近了解到的一些素材补充进去,我想应该是一部相当不错的电视剧!”
         他的话我认真地听着,觉得很有道理。当年我订正誊抄他的手稿,就觉得那种讲故事的文体,不利于人物形象的丰满,以致才5万多字,只好与另一位研究刘伯承青年时期的作者的文字合编成《刘伯承青少年时期的故事》,甚为遗憾。我正思忖着,听姜老师叹了口气,说:“电视剧本我从来没写过,岁数大了,再学也为时已晚了。以前我曾经发现你在读《影视创作》,只有你来捉笔了。但是你的本职工作也重,哪里有时间……”。不知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还是姜山老师欲擒故纵,他的话戳中了我兴趣的敏感点。我回头望着他,其时我已过不惑之年,再也不会像小青年那样贸然上钩,直到姜老师再次问我:“我们能够合作,把这事干成吗?”我才诚心诚意地说:“应该没问题。只是要更忙一些,少睡些觉。”
         就这样,我们决定合作,把《刘伯承青少年时代的故事》改编成电视剧。姜老师负责将原来的故事按照相对独立的内容,分割成九大块,把他新近收集的素材补充进去。然后由我按照电视剧的文体,创作改写成剧本。那天,姜老师甚为高兴,我也摩拳擦掌做好了思想准备。
        新学期开学总是很忙的。学校工作进入正轨以后,当年3月下旬开始,我重新研读了《刘伯承青少年时期的故事》,特别对刘帅少年时期的经历,作了深入理解和思考,把姜老师补充的新素材穿插其中,努力把文字叙述转换成形象思维,再对照刘帅少年时期和成年后的照片,形成少年刘伯承的外貌形象、个性特征、心路历程。我还抽时间去了一趟刘帅故居,仔细观察和想象当年的赵家场、张家坝的地形大势。让少年刘伯承在我脑子里生动鲜活起来。
        4月上旬,我和姜老师抽了半天时间,交流了彼此的一些想法和意见,确定了我艺术想象中的少年刘伯承形象,也就姜老师剧集划分的部分地方,提出了意见进行了修改。然后就正式进入创作阶段。
       在4月中旬到6月中旬的那些日子里。白天我抓紧时间做完手头的本职工作,晚上接近10点钟的时候,女儿睡觉了,我就开始和想象中的少年刘伯承一起生活,一起喜怒哀乐。每天晚上坚持写2000字左右。那段时间,少年刘伯承的形象和他的故事几乎时刻在我视网膜上,随着创作的持续深入,形象思维异常地活跃起来。很多个晚上我都梦见自己和想象的少年刘伯承在一起,在河坝的沙滩上,在汉西书院的课堂上,在县城的石板大街上……。经过两个月的连续创作,6月中旬草稿成型。之后,我和姜老师又共同对剧本进行了审读、讨论,就他在阅读剧本时发现的问题,做了一些修改补充,13万多字的剧本便最后杀青。
龚小平:我的黄金岁月(5) - 龚小平 - 龚小平文集

        九集电视连续剧《少年刘伯承》的下落:

        剧本杀青以后,为了保护著作权,当时只打印了4份:一份寄刘帅夫人汪荣华女士审读,我和姜老师各自留存一份,另一份留待影视公司签约时用。1996年4月,刘帅夫人汪荣华女士、刘帅长子刘太行联合署名回信,对剧本所写事实做了认定和肯定。
        1997年重庆成立直辖市,当年10月10日,重庆文化影视艺术中心夏祖生主任等人得知信息来到开县,读过剧本以后提出合作拍摄意向。在开县文化局双方进行协商,就剧本版权、电视成品著作权,尊重作者创作风格和目的,拍摄过程中对剧本的修改,剧本稿酬及付酬方式等达成共识,签订了《关于授权予重庆文化影视艺术中心组织拍摄电视剧<少年刘伯承>的协议书》。此后,经影视中心邀请,姜山老师随同他们有关人员一行4人前往北京办理审批手续,在获得几个部门通过以后,最后在“中央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影视创作领导小组”(也称领袖人物作品审查小组)门下,被认为“不宜拍摄”。后经过询问原因,据说是当年表现刘帅的话剧《虎踞钟山》上演,反映领袖人物的影视需要“统筹平衡”等等……。1998年6月,重庆文化影视艺术中心发出“终止拍摄协议的函”。如此,一个历经几个月诞生的、反映共和国一代军神的电视剧,就此胎死腹中。
        电视剧本《少年刘伯承》拍摄的夭折,对姜老师挫伤很大。对我当然也有一定打击,但是我成天忙碌于自己的本职工作,不允许我有更多精力去伤感,加之我自觉还年轻,来日方长,心里的不快自然少了很多。但是我俩都肚子里憋着一团气,最后以“就算我们练习了一次影视创作吧”共勉,一致决定把剧本封存起来。一直到2008年姜老师病危,带信要我去万州见面,他才和我商量,希望取得我的同意,由他自费印刷100册,赠予亲朋好友,以作离世之后的纪念。

(未完待续)

2017年7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883)| 评论(14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