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我的黄金岁月(3)  

2017-07-05 08:53:18|  分类: 执教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1993年下期,高中地理、生物被折腾出高考学科的族群,从昔日的shen龛上扫落到尘埃里。中国人本来就信奉实用主义,加上我们的教育模式长期受高考指挥棒xie持,人们把送子女上学,美其名曰“学习知识”,实则是为了通过一级一级学历考试,获取一纸学历文凭,以求登堂入室。因此,地理、生物被逐出高考圣殿,昔日的掌上明珠自然就成了弃儿,不待人正眼相看,成了人们常说的“副科”。
         高中地理和生物沦为“必修课”,高中学生通过修习参加结业会考,取得合格成绩可以获得毕业证书。名为“必修”,实为点缀,必修课《教学大纲》与原来高考的《考试大纲》的要求相去甚远,不能相提并论:课时安排,地理在高一、高二开设两年,每周3节课;生物在高二开设一年,每周2节课,都在高二举行结业会考。教学内容上,教材虽然没变,但许多难度稍大的内容不属考试范围,自然老师不用再教,学生也不用再学。必修课的结业会考试题,内容相当基础,一次性不能过关还可以参加更简单的补考,摆明了是敞开大门,人人过关。这样一来,虽然退出高考学科地位下降,课时津贴的参照系数也相应下调很多,但师生压力确是大大减轻。这些学科,基本上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
         我是一个多少有些事业心的人。若非县委宣传部一纸任命文件,地理退出高考之后,我或许会申请改行做语文教师,因为我具备这个条件:一是我已经取得四川师大的汉语言文学专科毕业证(其时专科学历属合格学历);二是我已经取得四川省教委《高中语文教材教法考试合格证》;三是我有初中语文的教学实践(在水田小学代课期间)。现在,宣传部的任命让我放弃了改教语文的念头,我想,在guan本位积习深重的国度,从事行政工作,在人们眼里也是一种成功。
         通过自我安慰,93年下期我的主要精力就转向行政办公室。每周兼任一个班的高中地理3节必修课教学。教学已经无需多大精力,行政工作有梁主任坐镇,天塌下来有长子顶着。按工作分工,除增加了分管年级和教研组,担任知识分子工作联络员,其他与以前变化不大,也算驾轻就熟。我的办公室也调整了,我们办公室就2个副校长、梁主任和我,我的工作不要求坐班,基本上每天在学校半天,有写作任务都回家完成。上班时在办公室和领导们说说话、读读报,去阅览室拿几本杂志翻翻;或者撰写、编辑一下《采撷》的稿件;有时去其他三个处室走走看看,了解点情况,说点笑话,很是潇洒。
         那时刚过不惑之年,人长得精瘦,精力却非常旺盛。妻在局办公室上班,就在我家住宅同一个大院。女儿在重点小学读书,自小她都自己上下学,从不要我们接送。不上班的时间,除了读书、码字,我还是尽力做些家务,消停、清闲,又很有情调。有更多空余的时间,甚至还可以到一些熟识的师长、朋友的办公室或者家里串串门,吸烟喝茶,聊我们喜欢的话题。星期六我没课,学校如果没有特殊安排和突击性工作,我就骑上我的三轮摩托去郊区的汉丰中学,那里的校长清、副校长槐都是我的好友。汉丰中学附近有许多商品鱼鱼塘,他们钓鱼,我就坐在旁边,看鱼儿上钩的情形,然后在槐的家里吃过晚餐,分了鱼,兴高采烈提着回家去。星期天或者寒暑假,那时都是属于我自己的,有时我们一家三口坐着我的三轮摩托去郊外兜风,有时岳父母一家买了卤鸡翅、鸭脚掌,带上饮料、开水去郊外的卵石滩或河漫滩草坪野餐。大人们带着孩子脱光了脚丫,挽起裤腿,在沙滩上往来奔跑嬉戏,在浅水滩里浇水打仗,饿了,就在沙滩或者草坪上铺上一张大大的塑料布,围坐下来,对着琳琅满目的卤菜、糕点、凉面一阵狼吞虎咽,一家人欢声笑语其乐融融。……此情此景,让你感觉生活是多么闲适而从容啊!
        最让我觉得温馨的,是女儿后来在一篇文章里提到和我下棋的情景。那时,我们还在妻的单位的老宿舍楼,一套房子80来平方,我们入住后把客厅和外面阳台的隔墙打通了,客厅就大了许多,有20来个平方,且很敞亮。外面是一排6米长的玻璃窗,由于向阳,妻给玻璃窗配上了深绿色的窗帘。盛夏时节,在客厅铺上一张凉席,一家人就在客厅午睡。窗外明晃晃的阳光透进来,满屋子一片浅绿,上面的吊扇以恰如其分的速度旋转着,让人感觉恍如身处凉风习习的林间,安详而宁静。午觉醒来,妻上班去了,正在暑假的我和女儿嬉闹一阵,然后就在这一片绿色里下围棋、五子棋,或者看她画画,那份惬意,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视网膜和记忆的神经元上,永不消失。
         1993年夏季以后的两年,生活是如此从容不迫,处处让我感受到他的浓情蜜意。就在我细心品尝生活滋味的同时,这两年也让我在本职工作之外的写作上,取得了相当的成果和这个成果的附加值。
 
(未完待续)

2017年7月5日
       
  评论这张
 
阅读(824)| 评论(8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