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我的黄金岁月(1)  

2017-06-26 09:04:58|  分类: 执教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黄金岁月

龚小平

        1993年是我调到开县中学第四年。这一年,发生了影响我职业生涯的几件大事:一是当年6月,四川省教委发出通知,以“减负”为名,试行调整高考科目,决定自1994年起,文科的地理、理科的生物取消高考,实行会考毕业制度;二是7月,我班学生李永毅在高考中以533分的好成绩在亿多人口的四川省摘取了文科状元的桂冠;三是8月初,开县中学校长李诗白调成都市一所中学工作;四是9月上旬,由县委宣传部下文,任命我为开县中学行政办公室副主任。
         这些事件的出现,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却创造了我人生短时间的“黄金岁月”。

(一)

          在开县中学4年的工作,让我和李诗白校长有较多接触。我们在一起谈材料,谈学校,也谈人生,颇为投缘。李校长是个具有传统文化人品性的领导,书生气十足,由于工作环境和子女就业问题,92年他就申请调动到成都市工作,当年成都市近郊某县同意接纳李校长,并虚位以待,明确他到一所中学任校长兼党支部书记。但县里却因开中一时未能确定合适的校长人选,未同意放行。
          我到开县中学工作,被安排在行政办公室,这与我自己的职业取向和规划大相径庭,本就勉为其难,不大乐意。之所以接受这份工作,也是离家庭近一些的私心作怪;还有就是对李、刘校长在我调动时所做的工作心存感激,有点“士为知己者死”的迂腐;当然,更有自小在政治高压下养成的“驯服工具”意识起了作用。从事学校文字工作时间久了,枯燥的八股文章翻过来黄瓦、翻过去瓦黄,格式上一成不变很难创新,内容上老生常谈了无新意,和文艺创作的感觉完全不同,写作起来味同嚼蜡,非常乏味。加上学校文字材料特多,每学期至少有20份以上的大型材料,平时的往来公文说来就来,不可预计。还要给各处室的上报材料“把关”。甚而至于,由于慢慢人熟了,学生会、团委一些演讲或者故事会的初稿,也在冠冕堂皇之下拿来给我“帮忙看看”……。虽然起草公文的技术越来越熟练,但是也越来越机械、被动,心累。更让我担心的是,这种程序化的公文写作和程序化的教学,在思维上渐渐形成定式,那种文学创作所需要的鲜活的形象思维和想象能力在不断退化,这让我感到恐惧。
         正是鉴于这种心境,自从92年李校长请调的消息传出,我就多次给他讲了自己希望回归课堂,做一个纯粹教师的愿望。我开诚布公,坦诚相待,李校长终于同意待学校物色到合适的人选以后,让我从文字工作中解脱出来。
         大概是93年8月上旬一天上午,学校通知我去一趟。正值暑假期间,校园一片宁静,只有蝉躲在绿浓的桉树的叶丛里欢唱。来到李校长办公室,发现里面一应收拾妥帖,李、刘两位校长正在说话,见我去,李校长笑眯眯地主动迎过来和我握手。然后他神色歉然地说道:他调成都工作的问题县里终于通过了,按照县里意见,他走后由分管教学的副校长刘笑胜主持工作,昨天他已经和刘校长办理了工作移交,今天把办公室也收拾了,最多再过一两天他就去川西报到,那边也在催促早日赴任,接手工作。他接下来说了一些好听的话:把你调到开中来工作,这几年你辛苦了,工作做得很有成绩。遗憾的是我们暂时不能共事了。你曾经找我谈过希望去上课,不想在办公室工作,我也认真思考过,并且在昨天和刘校长移交工作时也传达了你的愿望。我正欣喜地听取下文,转眼看刘校长的表情,却听李校长哈哈一笑,说了句耐人寻味的话:“不过,现在我已经不是开中的校长了,以后的校长对你这个问题怎么回答,那是他的事了……”。
          李校长的话让我深感不妙,刘校长在一旁又莫测高深地笑而不答。我们在李校长办公室说了一会话,他回家准备临行事宜去了。刘校长问我有没有急事,说有些话想和我谈谈,这样我俩又上二楼一个办公室坐下来。他一进门就告诉我说:县里领导已经找他谈过,要他暂时把学校工作领头搞起来。他说,学校现在面临经济发达地区的挤压,教师队伍思动,重点中学升学压力越来越大,工作越来越难做。他说,行政办公室梁主任年事已高,学校文字工作事关重大,不能没有一个胜任的人负责这块工作,但是这些年学校在全县留意,一直没有发现更合适的人选。接着,他以开玩笑的口气说:“当年,你调进来时是我直接找你做的动员,遇上麻烦了也是我和李校长一起跑路疏通的。你在李校长手上负责了4年文字工作,现在李校长调走了,是不是至少也得支持我4年工作,才公平啊?……”
        刘校长的话让我的心直往下沉,似乎看见摆脱办公室工作的希望正在化为泡影。但是,他的分析我是认可的,一是当时经济发展的地区差异,正在诱惑着学校骨干教师的流失,而学校师资队伍的质量和稳定,又是学校教育质量的保证。作为省级重点中学的两个办学任务,“为高校输送合格新生”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为当地经济建设培养合格人才”,升学质量就是办学质量,这是政府和社会一致的评价标准。可以想象,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刘校长肩上的担子一定是很沉重的。二是他的话语虽然有些玩笑成分,但我确实哑巴吃黄连,说不出口,因为那里面隐隐约约有一种信任和看重,一时让我语塞。
       就这样,我只有暂时断了完全回归课堂的念想,看来只好另寻机会了。

2017年6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856)| 评论(1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