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调到刘帅母校工作(3)  

2017-03-01 13:16:48|  分类: 执教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89年的暑假,天气照例非常炎热。放假不久,我就去教育局打探情况。在教育局大院里,三三两两聚集着许多“跑调动”的教师,有的喜形于色,有的神情凝重,也有的在慷慨激昂地诉说着什么。六层的办公大楼,走道上人流熙熙攘攘,此情此景,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从乡村调进县城工作的艰难。在局机关我没有熟悉的关系,加上又死要面子,没勇气直接去人事股打听自己的事情,好不容易找到当年带我去人民医院体检的举宾同志,请他去帮我打听一下。他回来告诉我,我的事情是“装进盘子”的,开中的领导也来衔接过,应该没问题,让我回去宽心等着。
       不久的一天,开中李校长来家。他和岳父母都很熟悉,又曾辅导过杰的数学,相对而言反倒是我对他还不够熟悉。他是个言谈举止很儒雅的人,大家寒暄之后,他介绍了我的调动所面临的情况,言下之意,我的调动无论调出学校、调入学校,都是积极支持的,应该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让我暑假期间安心休息,调动的事开中来办。接着他说,“小龚,你休息几天后,希望能够帮学校做一件事情。”他说,省教委最近下发了一个通知,拟在重点中学中首批创建4所“录像教育试验中学”,探索录像教育在普通中学教育中的运用。要求各重点中学上报关于开展录像教育的经验材料,然后从中选择确定“首批录像教育试验中学”的命名。由于省教委凭材料选择,能不能入围“全省首批”,材料的质量至关重要。他说,他主持教育局工作期间,看过我每学期执笔撰写的陈家中学的《工作总结》,觉得我来负责这个材料的撰写比较合适。希望我能够牺牲一点暑假的时间,为学校分忧,也为他分忧。
        李校长交办的任务让我十分为难。一是过去在水田、陈家的工作中,从未涉及过“录像教育”,甚至连“电化教育”的概念也非常陌生。要写自己丝毫没有经历的工作,实感无处下手,心里没底。二是感觉这是开中对我的一次“入职考试”,这个材料写得怎么样,可能成为我调入开中的关键。李校长可能发现我面有难色,问我有什么困难,我说了我的担心,他表示可以派一个合适的老师配合协助我。就这样,我接揽了去开中的第一个任务。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不再过问调动的事,一门心思做文章。学校派了刚卸任的教务处李副主任来配合我,这是一位即将退休的老同志,在电化教学和教学研究方面有相当的建树,我和他座谈了学校电化教育特别是录像教学方面的开展情况,请他帮我找来了关于电化教育、录像教育的有关理论书籍和杂志,阅读参考了学校近几年关于电化教育方面的有关材料。通过对电化教育一般理论和学校开展电化教育情况的了解,在7月底,终于完成了《录像教育是现代教育的新途径》一文,厘清了开县中学5年来探索录像教育的理性认识,列举了5年来在探索录像教育方面的实践经验和成果,分析了录像教育在提高办学质量方面的作用和效果,提出了现实条件下农村中学开展录像教育,存在的问题和改进措施。
         《录像教育是现代教育的新途径》一文受到学校好评。上报省教委后,1990年开县中学成功被列为4所“四川省首批录像教育试验中学”之一,并由省教委相继分批投入彩色电视机、录放机、摄像机和编辑机,开县中学在全省率先建设起“摄录编播系统”。这在当时整个中学教育还在普遍使用传统教育技术,幻灯片、电影才刚刚成为教学新媒体的时候,是非常令人羡慕的。
         就在我为学校“命题作文”的时候,我的调动却遇上了麻烦。事情的起因是:当年申请调动进城的教师太多,而县里下达的进城指标又非常有限,在教师们各显神通,通过各种渠道拼命挤向县城学校的博弈中,矛盾非常尖锐。因此,教育局决定严格按照此前下发的调动文件办理调动事项。而原来的调动文件规定,县城各校只调进“紧缺学科的骨干教师”,这个限制从理解上有三层含义:一是此次不调职员;二是城内学校不缺教师的学科不能调进教师;三是调进的教师必须是“教学骨干”。这个规定明显把我排除在调动人员之外了,让我感觉进退维谷:我是陈家中学的教研组长,固然在“教学骨干”之列,但开中在编制上不缺地理教师,将我调进去缺乏说服力。当李、刘校长向我通报这个情况的时候,可能发现我有失望之色,仍然信心满满地安慰我“不要着急。事情还在协调之中”。
          就在我的调动出现障碍时,8月上旬的一天,城关(汉丰)中学黎校长找到我,他说,他们学校有一个地理教师缺额,他已在城区学校负责人会议上表了态:“龚小平老师如果调不进开中,我就要了。调我们学校。”他说,原来他们是准备在应届毕业的本科生中接收一个地理教师的,既然我进开中没指标,就去他们学校也无不可。黎校长原在陈家中学做校长,我就是在他手里去的陈家中学,彼此已经相当熟悉。这是一位心地善良的敦厚长者,跟他做下属我自然而很乐意,但是,他们学校在郊区,离我家至少也有5、6里地;况且城关中学是一般中学,从工作环境和个人发展来看自然比开中要差些;再则,开中的学校领导一直在做协调工作,没有放弃调我进去的努力。所以我很犹豫。黎校长见状,启发我说:这只是一个权宜之计,如果我能顺利进开中,他不会和开中争,让我放心。
        开中的两位校长还是隔三差五地给我透露他们协调的情况,从县里分管书记、县长到教育局对我调动问题的态度,以及如何解决我调动问题的商讨意见,经常回馈给我。我的调动,就在各种信息的起起伏伏中等到8月末。直到8月28日,开中的李校长才正式通知我:我的调动落实了。原来,通过多方协调,将开中一位姓刘的地理老师调到教师进修学校,造成缺额,再将我调进了开中。如此大费周章,让我甚为感动。
        紧接着,教育局下发调动文件,我终于顺利走进了仰慕已久的开中大门。不想,我的调动却给城关中学带来了麻烦。当时,黎校长为了确保我顺利进城,已在学校安排了我任史地组长和高三文科地理的工作,这种虚位以待,导致该校开学后不得不返聘已经退休两年的一位副校长回校接任我的工作,以致后来每次和这位副校长见面,他都骂我“鬼儿子”,害得他退休还不清静,还要回校担任一年教研组长和毕业班教学。搞得我很是愧疚。

     (全文完)

2017年3月1日

  评论这张
 
阅读(646)| 评论(5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