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调到刘帅母校工作(2)  

2017-02-07 10:09:15|  分类: 执教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88年调动未成,我安下心来履行自己的承诺,全心全意做好高89级文科毕业班的班务和教学,仍然每周在学校和县城之间做钟摆式移动。班上学生给予我充分理解,即使周末明知我不在校,班上也井然有序,从没出过问题。那时,杰最初调进县城不久,为了便于照顾我们家庭,岳父在他们单位宿舍借用了一套空房让我们临时住家。
        大约是88年初冬的一个周六晚间,原陈家中学时我的邻居承祥找到我家来。他已经通过关系被借调到开县中学教务处,做教务员。他告诉我,他是受开中刘副校长委托来找我的,刘副校长听说我准备申请调动,约我去学校见一面,想和我交谈一下。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这个刘副校长我从未交往过,只有在县里召开毕业班工作会时见过他,也是听他发表讲话,分析高考形势,介绍学校经验,提出迎考对策,从未和他照过面,说过话。素未谋面,他约我去学校谈什么呢?我和承祥猜测了很久,他说看样子并不是坏事,他做开中的副校长,我在陈家中学教书,井水不犯河水,即使是坏事也轮不上他找我谈话。于是,我决定第二天去开中见他。
        开县中学的故事我知道很多,在我心里一直是个有光环的神圣所在。他的前身是始建于清道光19年的培俊堂,是举貢生员学习的地方,科举时代曾经培养出两江总督、兵部尚书李宗羲这种人物,她的学子中,参加“公车上书”的100名举人中就有6名。1905年举办新学以后,又培养出刘伯承这样的优秀学生,学子在党政军学界灿若星河。他的师资队伍也是十分的优秀,在2、30年代曾经不少是留日学生,在国共战争时期,这里曾经建立“中共开中特支”,成为地下党的开县指挥核心,教职工中在渣滓洞牺牲的烈士就有3人。对于这样一所学校,我只有仰望,不敢有奢望,甚至连去校园看看的勇气都没有,所以,虽然离我家很近,但我从没去过,我的调动也压根儿也没起这个念头。
        那个星期天的早上,我沿着睡佛路来到这所有名的学校,校门的门楣横梁上塑着“四川省开县中学校”8个笔锋刚劲枯瘦的镀金大字,后面有“楚图南题”的落款。迎着校门是一条宽阔笔直的校道,两旁站立着整齐而枝叶茂密的行道树,绿化带里万年青、丁香球、苏铁、白玉兰、栀子花树荫浓密,教学楼、办公楼、图书楼掩映在绿色之中,虽然当时的开中经过“以粮为纲”时代的蚕食只有80多亩了,但从不到40亩的陈家中学来到这里,还是觉得校园很宽阔。校园里很静,除了教室里影影绰绰有不少学生,校道上行人并不多。我突然想到,全县每年将近1万初中毕业生,想要挤进这所学校的只有4个班,不超过240人,只占不到3%,这里真是堪称“学子心中的殿堂”了,我心里不禁油然而生一种敬畏。
         在校园中部的办公楼里,我找到了刘副校长。他得到承祥的回话已先行在办公室候我。星期天,办公室里就我俩,没有其他人。办公室陈设如何,已然没了记忆,但是,我俩之间的谈话至今言犹在耳。刘副校长是个接近50岁的中年人,鼻梁上架着瓶底般厚的近视镜,书卷气很浓。我们一边坐下来,他一边说他对我已经有所了解了,名字是早知道的,教学情况是最近几年才知道,他说,我们可谓“神交已久”。他说:“听说你爱人已经调进县局了,你也在申请调动。听说去年你在调动申请里,希望局里调你到‘县城除开县中学以外的任何一所中小学’,为什么?”我几乎冲口而出“我觉得我没有调进开县中学的资格”,但突然改变了主意撒了一个谎,我说:“去年申请调动的时候,我的大专毕业证还没有拿到,觉得调进开中学历不合格。”他闻言呵呵一笑,放松了不少。
        接下来他说了下面一番话,让我很是高兴和振奋,也对他充满了感激。他说:他在学校分管教学,这些年一直关注本县6所高完中各科的高考成绩和任教教师。对我的教学效果很是感兴趣。他还说,知道我是县里树的自学成才典型,最初他还有些将信将疑,但是从我最近几年担任一门陌生学科的教学,并且取得如此的成绩,现在他已深信不疑了。他说,他喜欢有自学习惯的人才,这种人在知识爆炸的时代会不断充实和更新自己的知识体系,不会像一些科班出身的教师那样,躺在学历上吃老本,不思进取。并且,这种自学出来的人,潜藏的知识和智能更是一笔不可限量的财富。因此,听说我申请调动的消息后,他找承祥约我见面“摆谈摆谈”,希望我能够调到开县中学工作。……我俩大约谈了接近两个小时,最后他说:“今年你申请调动,就直接申请调我们学校吧。这个事情,我和李校长(一把手)也通过气了,在调动的问题上,我们也会从旁做些工作的。我们的学生素质是陈家中学不能比的。你在陈家中学那样的生源条件下都能够做出这样好的成绩,到我们学校一定会做出更好的成绩!”
         真是喜从天降。从刘副校长办公室出来,我喜不自禁,一路上飘飘然昏昏然回到家里,向杰和岳父岳母说了见面的情况,大家都为我高兴。一家人分析,刘副校长的这次约见一定是代表学校领导班子的意见,但是毕竟是副校长,为了尊重和稳妥,决定再主动找李校长说说。这个李校长,就是83年我进教育系统时教育局的李局长,两年前从教育局长调任开中做校长,并且86年我去成都换假肢也向他申请过经费,他对我应该是有印象的。由于杰曾经在李校长作教师的时候请他辅导过数学,自然由杰以学生身份去给他说。没过几天,杰找李校长的情况也反馈回来,李校长满口支持,并且说是学校几个主要领导商量过的,让我直接申请调开县中学就是。于是,我的调动似乎一帆风顺地这样敲定了。

(未完待续)

2017年2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99)| 评论(24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