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母亲有双巧手(5)  

2017-11-24 08:41:52|  分类: 人物记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紧接上页)

        母亲做“霉豆腐”是很讲究的。她会精心地挑选几块划切得非常规整的豆腐块,把它们放在风口上晾干到一定程度,再把它们仔细切成麻将牌大小的块状,一块一块间隔一定距离地排列在洗净的米筛里。然后,她会去我们旁边的“九沟田湾”割回来一捆黄荆树枝条,那黄荆树枝叶茂密,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香味。母亲用两条长凳架起一块竹篱笆,在上面铺上一层厚厚的干稻草,又在稻草上铺上纱布,再把竹筛轻轻地放在上面,又在竹筛上蒙上一块干净的纱布,这才把割回来的黄荆树枝条均匀地放在上面。如果气温低,她还会在黄荆树枝条上盖上棉絮什么的,给它保暖。……如此这般过了几天,母亲拆开那些棉絮、树枝,摆放在竹筛里的豆腐块便长出一层厚厚的白色绒毛,我们把这层绒毛叫做“霉”。这便完成了“霉豆腐”的第一步。
        接下来,母亲把准备好的磨得细细的红辣椒粉、花椒粉和盐巴,条件好的时候,还会有胡椒、八角、茴香的粉末倒在一个盘子里,搅合均匀。这才用竹筷把长满白毛的霉豆腐一块一块拈进盘子“穿衣”,让每块霉豆腐都沾满辣椒粉,再一块一块小心翼翼地码放到一个准备好的瓦坛里。如果家里有白酒,母亲还会在坛子里洒上一点白酒,这才坛盖密封起来。如果是春秋两季,半个月以后可以开坛,立时,一股逗引食欲的异香便飘散出来。吃饭的时候,拈一两块在碟子里,鲜红滋润,我们便咽口水,两眼放光,用筷子头戳那么一点拌在饭里,满口清香麻辣,胃口大开。我这一生,不太喜欢咸菜佐饭,但是钟爱霉豆腐却几十年如一日,虽然到处采购,却从来没有母亲做的霉豆腐那般让人难以忘怀。
        母亲有双巧手。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母亲在世的那些年,豆制品是件顶级奢侈的事,曾经很多年,生产队生产的黄豆都被“征粮”,社员们成年连一粒黄豆都不得见,哪能奢望吃上豆制品,母亲的一双巧手自然就没有用武之地。即使“丰收”的年份,母亲如获至宝地保守一点黄豆,制作一点豆腐或豆制品,也大多是为了我上学时带给大姐,让她们感受一下家庭和母亲的关爱。
       母亲不仅能够制作豆腐、霉豆腐、豆干,她制作的豆豉、豆瓣酱、麦酱,也是邻里称道的美味。她用萝卜、菜心、大蒜、大头菜、洋姜制作的泡菜和干咸菜,都是看着养眼,闻着清香,吃起来可口的很好的佐饭佳品。
        母亲手巧,还在于她超凡入圣的烹饪技术。那年月,平时的生活都是以填饱肚子为目的,是无法讲究营养和色香味美的。只有偶尔来客或者过节,母亲才显山露水地来一手。那时做菜缺油少盐,不像佐料盒叮叮当当一大片,连麸醋酱油都不可奢望。母亲做菜,全仗她自己制作的平时舍不得用的豆瓣酱、麦酱,总能做出一般人无法做出的美味。她做的熏鱼、糟肉,几十年我吃遍很多地方,都无出其右。我妻后来传承了她的糟肉技术,现在但凡此菜一出,也是赢得交口称赞。作为“瓜菜代”的一员,我的印象里,母亲常常化腐朽为神奇,她用玉米面和红苕泥掺合着做的蒸糕,她用豇豆和嫩玉米磨成浆做出来的“桐叶粑”,她用荷叶作盖煮出的“八宝饭”,都成了我记忆和味觉上永不消失的美味佳肴。
         上天给了母亲一双巧手,却在她的后半生剥夺了她这双巧手表现得机会。我陪伴母亲走过她的后半生,只能看着她用一些及其有限的原材料,通过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能干的双手,做出我们那个时代的美味。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26)| 评论(20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