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一位远去的朋友(2)  

2017-01-09 19:48:48|  分类: 人物记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1983年9月,我经县教育局介绍去陈家中学担任教学工作。不久的11月,接到谭书记托人捎来的信,说他已经离开团县委书记岗位,调任温泉区区委书记。邀请我们夫妇假期的时候去他那里作客。
        温泉区和我工作的陈家区都是本县的经济大区。但是,在方位上两者却是恰恰相反,陈家在县城南方40多公里,以柑桔为特色的农业和农副产品加工业远近驰名;温泉在县城的北方30多公里,地跨丘陵河谷地带和北部山区,下辖八个公社一个镇,幅员面积更为广阔,以煤炭、水泥等工业在全县举足轻重。很显然,组织上安排34岁的谭书记主政温泉区,意图非常明显,是一种重用。我们都为他感到高兴,也为团委系统充满自豪。但是,当年交通和通讯都不方便,加之我和他都是工作狂人,除了偶尔写封信,联系并不密切。

        1984年,我和杰商量制一套家具,但是木材很难找。想到谭书记所在温泉区的北部山区,便去信找他帮忙。不久,收到他的回信,他说:温泉区虽然地跨北部山区,但是也只是外围,成材树木不多,材质也不好。他准备托人到100多公里以外的城口县帮我们搞几个立方的优质松木,让我们耐心等待。城口县位于大巴山腹地,其中的原始森林,即使大炼钢铁的那些年,斧锯之祸也没能完全殃及,能够到那里搞到几个立方木材,一定质量好得多,我们当然很高兴。
       就在我们“耐心等待”两个月左右的一个星期六的黄昏,学校办公室突然叫我接电话,我和杰赶去办公室,岳父在电话里说,谭书记给我们托人从城口买了3方多木料,已经搬到岳父家放好了。他说,都是清一色松木,质量很好,并且已经“片”成了“墩子料”。他还说,是谭书记找的一辆放空的水泥车运来的,临时找不到搬运工,是谭书记和司机两人一根一根卸下车来,杠上三楼岳父家去的,20来根墩子木料,两个人扛得衬衣都汗透了,水泥灰沾了满身。岳父也是个单位的头,属于喜怒不形于色的那种,在电话里却明显地流露出感动。他还说,搬完木料,留谭书记两人吃过晚饭再走,可谭书记说必须马上赶回区公所去,和司机脸都没洗,就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尘屑急匆匆走了……接完电话,心里禁不住感动和愧疚,脑子里不断浮现出谭书记和司机扛着那3米长短的木料,一路小跑穿过岳父他们宿舍下面那20多米的小巷,又哼哧哼哧扛上三楼的情景。
        后来我们去温泉看望他,说起扛木料的事,他还讲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小笑话。他说:就在我和司机来来往往扛木料的时候,曾有认得我的人问,“谭书记,您给县里哪位领导运的木料?”我既不好回答“非要县里的领导我才给他搬木料吗”,直说是给你龚小平搬的,又怕一下子说不清楚,耽搁时间,于是我就说“给龚书记运的”。后来,我听到他们在我身后议论“县里有个龚书记吗?新来的吧”……说到这里,他狡黠地哈哈大笑起来,还在我背后轻轻擂了一拳说:“他们不知道,是狗屁龚书记!”
        那天晚上,我给他写了一封信,向他表示感谢,问他花了多少钱,下次去看他给他带去。
         
        自他去了温泉,我们几乎每年暑假都去看望他。最初,他爱人“刘三姐”(姓刘,排行老三)还在老家农村,我们去了就食宿在区公所。大约过了两三年,他家在温泉镇上修了一栋小楼,刘三姐才迁来镇上,照料他们的一对儿女就近读书,我们再去就住他家里了。记得有一次,我和杰去的时候,他正在小会议室召开区委会,看见我们去,他赶紧把会议暂停了跑出来,把我俩引到他寝室,把钥匙交给我们说“你俩就在我寝室坐,茶叶在那里,糖在文件柜里,你们自己照顾自己,我会议还没完”就急忙走了。我和杰坐了一会,关上门去街上走走,然后回到区公所大院到处溜达,不知不觉走到了厨房。这时,炊事员盯着砧板上活蹦乱跳的两条鱼,正在和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说话:“不晓得又是县里哪个马王爷来了,刚叫人送来这么新鲜两条鱼。还吩咐至少做四个荤菜!”那干部模样的人问“是哪个安排的?”那炊事员有点愤愤然:“哪个?除了谭书记还有哪个!”说着他把正在蛻鱼鳞的刀用力一剁:“我看他们吃了啷个(怎么)屙得出来!”……看炊事员的态度,我和杰赶紧退了出来。一路上我俩谁都没说话,刚才,炊事员那神情让我心里弥漫起一片阴霾,也对谭书记生出一种隐隐地担忧。
        作为朋友,我希望谭书记不仅能够干出成绩来,也希望他在温泉得到群众的拥戴。我们在一起闲聊的时候,回顾起我们在团县委工作的日子,他和青年们在一起是那么和蔼亲切,说唱就唱,说跳就跳,虽然唱得五音不全,跳起来比机器人还生硬。这时我曾旁敲侧击提醒过他,对身边的人和蔼一些,在群众中开展工作不要过于急躁。可是他幽幽地叹了口气说:做党委的工作不像做团的工作,团的工作主要体现在活动上,一方党组织的工作主要体现在改革开放和经济指标上,比较而言,地方党组织肩上承担的是硬任务;他说,团组织主要依靠和青年打成一片做过细的思想工作来开展,地方党组织是靠行政命令来开展工作。他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很诚恳地对我说:“你以为我愿意得罪人吗?我一点也不想,我只想当个好好先生。但是,县委把我放到这里来,是要我干工作的。有时候,一件事情明明对大家都有好处,推动起来却仍然阻力重重。道理讲不通,只有来硬的!如果还像在团县委那样开展工作,在这里你就什么也干不成!……”看着他满脸的无奈,虽然我并不赞成他的过分强势,也觉得他的话不无道理,心里反而对他充满了同情和怜悯。

(未完待续)

2017年1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71)| 评论(12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