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一位远去的朋友(1)  

2017-01-09 16:56:12|  分类: 人物记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位远去的朋友

——原开县团县委书记谭德培同志二三事

龚小平

(一)

      1982年6月中旬的一天,按照公社文书室通知,我去团县委报到,参加一项临时性工作。  
      当我站在团县委办公室门外,询问“请问,谭书记在吗?”那房间里七八双眼睛一齐扫了过来。紧接着,一位很精神的青年人愣了片刻,庚即绽放出满脸笑容地连连回答“在,在”,一边迎过来。我仔细端详着面前这个浑身洋溢着活力的青年干部,中等身材,微微黝黑又稍显瘦削的瓜子脸,热情的笑容里隐隐地有几分保留。他的手很有劲,我的右手在他的手掌里能够感觉出一种毫不犹豫的力道。他一边牵着我的手进到办公室,一边说:“我就是谭德培。知道你今天会来,我们正在商量你的食宿安排呢。”
       我是个没有见识的乡下小子,被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如此热情,搞得有点云里雾里。可能是我表情的迷茫提醒了他,把我安顿在一把藤椅上坐下后,他说:“嘿嘿,你是不是奇怪,我怎么会认识你?还是去年你到宣传部参加宣传工作会的时候,我就认识你了。只是你不认识我。”他又说,“上个月我在宣传部张部长那里,还看见你们在讲习会上的合影。不然,我哪敢如此冒昧……”。他的一席话,倒把我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接下来,他让我更拘束了。他向我一一介绍了团县委的其他同志,王副书记、罗常委、礼泽、仕清、立军……。又说我的情况大家都比较了解了,今后大家一起工作,详细情况再慢慢了解。然后就单刀直入介绍了借我到团县委工作的原因和经过,明确了我去团县委主要是参与全县第八次团代会的筹备工作,具体是协助罗常委负责文字工作。接下来他对我的生活做了安排,他说:已经和县委办衔接好了,我用餐和大家一样,在县委伙食团买票就餐;住宿问题,由于县委宿舍紧实在无法安排,本来可以在附近旅馆订房,但考虑到我行动不便,离办公室太远不方便工作,决定把团县委的档案室收拾出来做我的寝室,他有点抱歉地说:“现在档案室还没来得及整理,铺陈罩被也尚未添置,最近几天就要委屈小平和我共处一室了……”他用了带点戏谑的语气说了“共处一室”,看我有点局促不安,便又说:“呵呵,我觉得小平和我住在一起对我俩都有好处。一是平时他可以帮我看看我写的一些材料,指点指点,我也可以向他学习一些写作技巧;二是他初来乍到,对县委大院还不熟悉,行动也没我方便,我可以照顾他的一些生活。等过几天档案室收拾好了,生活用具准备好了,再搬过去不迟……”。我本来正在不知所措,觉得两个素未谋面的人住在一起,感觉很不自在。但是,他的诚恳态度却让我感觉亲近了不少,看着他有点歉疚的表情,我只好同意了。
          就这样,我俩朝夕相处了一段时间。他住在县委大院的单身宿舍二楼,那是70年代很时兴的那种水泥板楼房,中间一条甬道,两边各有一排单间。那时的条件就是这样,一个堂堂正科级领导干部,就只有一个14平米左右的单间。房间里只有一架床,一张不大的写字台,一口不大的木质立柜,另外还有3把藤椅和其他一些零碎小物什。不知是不是看见一个团县委书记住在这种条件下,官员的神秘光环黯淡了下来,我的心情反倒松弛了许多。他把立柜门打开,让我存放带去的衣物,又从里面拿出一床毛巾被,说我俩“虽然抵足而眠,晚上被子还是各盖各的”,他的幽默调笑,让我很快就放松下来。那时起,我们一起忙工作,晚上回到寝室,我俩就天南地北吹自己曾经的所见所闻,或者读过的书、听来的故事,我俩都在基层工作过,生活经历和语言表达都有相通的地方,时间久了,彼此熟悉了,有时候聊到深夜。 
        单身宿舍二楼当时住着20来户干部职工,有部局的副职领导,大多是县委机关的一般工作人员。团县委的仕清,是唯一的双职工住户。除了她们家门口放着一个煤炉,自己生火做饭,大家都是“吃饭去伙食团”,打开水去锅炉房。一般都是下班后拿上当年流行的大瓷碗,去县委食堂吃饭,或者打了饭菜端回宿舍吃。自我去之后,大部分时间都是谭书记一手一碗端回来,在甬道里大家一边吃饭一边吹牛,或者我俩就在寝室那张写字台上,荤话佐饭。那些年,县里的部门长都由县里统一安排下挂联系公社,有时还会抽出去参加县里的各种检查,“配合中心工作”,凡是谭书记出差、下区社,他就托付仕清照顾我的日常生活,帮我打开水、打饭,当然我也经常自己去食堂就餐。后来,我搬到县委农工部二楼团县委档案室,谭书记有时还是要我过去同住,“摆龙门阵”。
        谭书记中等身材,下区乡时经常穿一套军便服,在机关的时候多是一套最初流行的蓝色西装,里面的白衬衫虽然从没见打过领带,但总是扣得整整齐齐,看上去很干练精神,充满活力。走起路来,两脚频率很快,总让你感觉出一种匆忙和急切。工作起来也像走路一样,节奏很快,计划周详。日常里他是个比较随和的领导,安排工作时却完全是一种居高临下的不容商量,他布置的工作他记得日程,会经常过问进度,如果工作上你拖了后腿,他会像突然老了10岁,真正地脸红脖子粗地批评你,说不定情急之下还会骂出几句脏话。所以,他主政团县委,工作上可以说雷厉风行,执行力令行禁止,大家服他。不久,我对这个仅仅年长3岁的领导生出一种敬佩。后来,在和他更多的相处之后,我了解到,他出生在北部山区的一个农民家庭,22岁参加工作,25岁起相继在北部山区的大兴、上桥、乐元公社担任公社副书记、书记,3年前才调任做团县委书记。我才知道,我面前这位年方33岁的青年干部,已经做过8年党政主官了。心底里,对他在工作中表现出的与年龄不相称的指挥才能和政治常识,以及偶尔流露出的果决、武断甚至粗野,有了一种释然。
        在团县委工作半年多时间,我和谭书记从陌生到熟悉,从纯粹的上下级关系到朋友关系,我在生活上得到他无微不至地照顾,在他身上我获得人格的充分尊重和工作上的支持,让我有一方展示自己的舞台和机会。我在他身上经常感觉到一种质朴的情感和基层官员特有的固执,他工作上的忘我精神和勤奋,对同志和朋友的热情、关爱和乐于助人,以及偶尔表现出来的侠义精神,都让我记忆犹新。“谭书记”,是我自始至终对他的唯一称呼,他却在后来的岁月里,时而对我以“小平”直呼其名,时而又以“老师”相称。

(未完待续)

2017年1月9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89)| 评论(18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