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一位远去的朋友(5)  

2017-01-16 14:52:28|  分类: 人物记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概两个多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红萍的电话,说他爸爸想见我。
        第二天,我和杰赶到谭书记住的酒店,一进门我就鼻子发酸想掉泪。谭书记躺在套房客厅的一把铺了软垫的凉椅上。旁边的茶几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药瓶,还有一些写了数字和人名的纸张。短短两个多月,那个洋溢着生命活力的谭书记已然不复存在,他清瘦得让我陌生,那双精光四射的眼睛也黯淡了不少。他挪了挪身子,把手递给我,那双有力的手也枯瘦得青筋暴露了。“看来,我等不到你退休了。我说过要带你们出去旅游的,看来也要失信了……”他说着,我身边的杰抽泣了一下,奔出房间去,我感觉我的脸上有一串热热的液体滑落下来。刘三姐给我放了一只凳子,让我握住谭书记的手坐下来。我俩就这样握着手,四目相对,都不说话,我用拇指轻轻地摩挲他的手背,他好像很受用。良久,他缓缓地说:“医生说我可能还有半年,我知道那是哄我的。不过,现在企业的事情我已处理得差不多了,就是想见你一面,托你帮我办几件事。”我看他盯着我,赶紧点头。于是,他让红萍把所有的人都召集进来,刘三姐、红军、本清,然后当着大家的面对我说:“第一,我走了,要举行个追悼仪式,地点就在我老家河水沟。你要亲自去,帮我选个举行仪式的地点,负责把灵堂布置一下。第二,悼词我准备让XXX(他自区委书记退下后的继任者)作,但是悼词由你给我写。你完全了解我。灵堂所用主要挽联祭幛的文字都由你把关。第三,我走后,红军、红萍你要当作亲侄儿,多多教育,这两兄妹,他们妈妈管不下来。……”他一边说,一边摇着我的手,眼里慢慢涌起来一层泪花,我却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死神啊死神,您何以如此无情!……
龚小平:一位远去的朋友(5) - 龚小平 - 龚小平文集
        这次见到谭书记,我的心灵遭受到极大的重击。我真正理解到了生命脆弱的真正含义,英雄末路、回天乏力这些字眼在脑子里驱之不去。那天,我们搜肠刮肚也找不出更多的语言,我们陪他到很晚,直到下午5点钟左右,他才催促我们回家:“你们应该回去了,还有80多公里路呢。我托你的事回去及早准备,不要相信医生的鬼话。”他握住我的手又说,“去河水沟你就不要开车了。你那车不行,让红军用他的越野车接送你。”从宾馆出来,我不停地回头,好想看见那个精力充沛,笑声朗朗的谭书记追出来,和我开玩笑,和我约定外出旅游。可是,这些都已成为过往,也许,我们这就是最后的一面,想着想着不禁悲从中来,眼角那粘咸的液体又潸然而下。
        后来的两天,我把办公室的工作做了一个安排,给校长请了假,就去了谭书记老家河水沟。县城去河水沟有40来公里,那里我并不陌生,还在读初中的时候,每次寒暑假上学,我都要经过那里。记得有一次母亲让我给大姐捎一只鸡,就在那里的公路桥下给挣脱跑掉了,我追了很久才抓住。所以记忆很深。谭书记老家,就在这山涧的上游。我们的车在公路桥头沿着山涧右岸的一条乡村公路向上游蜿蜒前行,红军告诉我,这里本来是没有公路的,是他爸爸去县里争取了一点资金,又在这里的煤矿筹集了部分资金,组织乡亲们修建的。
        越往上游,前面的山涧越是窄逼,两边的山势越来越陡峭,这里已经属于北部山区的范围,山上长满了松杉和杂木。我突然心生感慨,谭书记,就生于斯,他生命的源质里,有这清澈的涧水,有这松杉的芳香,也有这青冈木的坚实,现在,尘归尘,土归土,他又要把自己归还给这里了。
        不一会,我们面前陆续出现了几个煤矿。红军告诉我,这些煤矿都是他爸爸组织乡亲们按照正规审批程序开办的。他指着一片厂区告诉我,这口矿井无论生产设备设施,还是安全,都是很具有现代化水平的,一直是县里的“示范井”和“样板井”,他说,“爸爸经常在这里召开公司的有关会议”。我看了一下那片精致的厂房,有一块比较开阔的硬化了的小广场,还有花台、绿化带,我问红军,“灵堂”是否可以就设置在这里,红军毫不犹豫地否定了,他说,“爸爸说过,这里除了召开职工大会,接待客户和迎接检查、参观,其他活动一概不准在这里举办,以免环境受到破坏。”闻听红军这样说,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另找地方。我们继续向上游进发,最后选定灵堂设在3号井,一是那里有一片比较开阔的煤坪可以容纳2000人以上;二是这口井正好位于谭书记旧宅的山脚下;三是这里是谭书记家族和乡亲比较集中的地方;四是已经选定的谭书记的墓地就在这口井后山山腰。我让红军把他们谭姓的几位有声望的长辈找来,取得一致意见,然后就填埋煤坪平整场地,准备宝丽板、白黄菊花、柏木桠枝等以备搭建灵堂所需,派人沿我们进来的车道进行检查修补等问题做了布置。
        谭书记那边的信息不断传来,一次比一次糟糕。11月上旬,他已经经常处于昏迷状态,进入弥留之际。6号那天,根据万县市那边传来的消息,我和红军马上再往河水沟,几个煤矿除了下井的工人,其余全部集中在3号井搭建灵堂。11月8日上午,我等来了最后的噩耗:谭书记于当天9时35分辞世西归。9日下午,他的骨灰回到家乡。前往3号井来给他送行的亲戚乡邻、生前好友人头攒动,没有嚎啕恸哭,也没有高声喧哗,只有哀乐在山涧里回荡。除了一些人在默默地拭泪,人们静静地在宝丽板夹成的灵堂里,在他一片菊花中的大幅遗像前鞠躬行礼,进香烧钱。当天晚上,追悼会在一片肃穆中进行,谭书记希望致辞的XXX没有来,临时改由温泉镇现任镇长致辞。  
        第二天出殡,我没法前去,只能让杰送他最后一程。看着送葬的队伍缓慢地向山上蠕动,最后掩映在密林中,我呆呆地坐在煤坪里,一遍又一遍咀嚼我按照谭书记“不要太文气,要雅俗共赏,让我的乡亲们都能读懂”的嘱咐写下的几幅挽联:

        1、誓将桑梓变小康忘我勤勉政绩显赫志未酬,花凝泪痕怨天无情
              愿为乡亲求福祉克己无私耿介真诚情难了,水放悲声悼君去矣
        2、惠泽故乡风范千古不泯
              青山忠骨英灵万人膜拜
        3、严慈为父育天伦
              勤俭持家树高风
        4、分明团委朝夕相处似金兰,岂料阴阳相隔竟成真
              若非灵前男女同悲如雷鸣,谁信兄弟情谊再难续
        ……
       我不知道,我写的这几幅挽联是不是谭书记想说的话,但是,我知道他绝不会责怪我。
 
(全文完)

2017年1月16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31)| 评论(25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