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尺蠖之屈(4)  

2016-10-29 21:26:32|  分类: 青年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婚礼的第二天,我们都回到了县城。杰在我的住处住了2天就回了所里。我们又投入会议材料的准备工作中。一般的代表大会,每个代表都会有一个文件袋,那里面装的每一份文字材料我们都得无一遗漏地准备周全。会议须知、会议期间作息时间安排、会议日程安排、代表名册、各代表团团长及联系人名单、各代表团食宿地点安排、分组讨论组划分和讨论地点安排、会场座位表等林林总总的会务资料,虽不复杂,但每一样都不能出错,错了就会混乱;再就是主席团及执行主席名单、监票员和总监票员名单、计票员和总计票员名单、代表资格审查报告等等程序性会务资料也不少;最艰巨的工作是起草各种报告和讲话,本届团县委的工作报告是会议的主题报告,一两万字的大块头文章,那是自不必说。还有县委主要领导、分管领导的各自讲话,工会、妇联的致辞,都得切合他们各自的身份和语言特色、既要结合当时党中央和团中央的工作中心和口径,又要结合县情和共青团工作的特点,动起笔来最是伤神,是会议文字中最为重要,也是最艰巨的一块工作;会议文字材料的最后一块是经验发言,实际上是先进事迹报告,就是已经内部审定的那是工作出色的基础团组织和团干部的大会发言,他们的经验材料经公社团委、区团委层层审核修改后报上来,我们都要严格加以审读,并按照团代会的主题加以修改。
         那些日子,我除了研读党、团组织的有关文件,还翻阅和研读了有关领导的多个讲话,熟悉他们讲话的特点和习惯。比如,有的领导讲话喜欢引经据典,有的喜欢用数据和社员口头语言说明问题,有的则喜欢引用民间顺口溜,有的喜欢用“一恶二狠三办蛮……”之类的句式归纳问题等等。应该说,这个阶段让初出茅庐的我深感才疏学浅,再也不敢轻视公文写作和御用文人,但同时也经受了很好的锻炼。举例说,我们给县委主要领导吴书记起草的讲话稿,经由县委办递送吴书记阅后返回团县委,上面一个字的批改也没有,只是30来个问号。就这30来个问号,我和思成同志,还有两个书记,就当作课题研究讨论了好多天,分析、揣摩吴书记的意思,几易其稿才勉强获得通过。
        就在我们为起草会议文件伤透脑筋的时候,11月中旬,《中国青年报》驻四川记者站记者张飙远程来到开县,采访了我和杰的婚礼。于12月中旬,在《中国青年报》头版刊登了他报道我们恋爱成婚的长篇通讯《家》。龚小平:尺蠖之屈(4) - 龚小平 - 龚小平文集
        12月下旬,“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开县第八次代表大会”在县政府大礼堂召开。会议期间,思成同志任文秘组组长,我任副组长,我主要负责会议简报的采写。谭书记要求我,当天的会议简报要当天印发到代表手上,最初我对这个要求震惊不已,认为无法办到,后来谭书记说,党代会、人代会都是这样的,不知县委报道组有什么绝招,让我去取经学习。报道组三个老师我已都比较熟悉了,听了我的难处,他们哈哈一笑,说出一番话来,真是“真传一张纸,假传万卷书”啊,他们说出的办法让我恍然大悟,深悔自己为什么就没想到:原来,这样的会议都是“走程序”,而这个“程序”却完全是我们设置的,每天会议的时间、地点、参会人员、会议内容都是我们提供的。既然这些都是已经确定的,我们就可以提前写好《会议简报》了。……我高高兴兴回到办公室。我就按照报道组几位老师说的办法,上午就把草稿写好了,只是核对一下上午、下午主席台有没有领导缺席,就直接送县委办打印室。每天晚饭后,负责材料分发的仕清同志不仅可以按时把《会议简报》分送到各个代表团,而且简报的油墨都已经风干了。这次团代会,不仅让我学会了“消息先写”的绝招,还在会议结束后受到了领导表扬。
         我到团县委,由于县委住宿紧张,是把团县委的档案室收拾出来,放上一架单人床做寝室的。团委档案室在县委大门正对着的农工部二楼,也是木板楼、木楼梯,团委档案不多,就一口大木柜立在进门的右边靠墙,余下的空间就是我的寝室。由于长期保存档案,很少人进出,经过工人打扫擦拭,紫红生漆的木楼板光可鉴人,每次推门进去,地板和天花板上可以看见自己的影子。推开前面的玻璃窗,从县委大门看出去,可以看见西街来来往往的路人,很是让人爽心。谭书记说我住的是“高干房”,比他们住的好多了。他们住在宣传部和“书记办公院”之间的一幢叫做“单身宿舍”的水泥板小楼,谭书记住在二楼。二楼住了10来户,差不多都是家属不在身边的单身,每户一个单间,除了仕清夫妇在那里用一个煤炉子做饭,大家都是伙食团成员。休息的时候,我经常去单身宿舍玩,有时候我和谭书记也去仕清家“打秋风”,他们也不当我是个临时工对待,彼此尊重友好,好几个后来都成为我很好的朋友。
         随着工作日久,整个县委大院都慢慢熟悉起来。在路上、甬道里,远远地招招手,微笑着颔首,或者走近了握个手问一声“习惯吗”、“吃过了”……彼此显得很亲近。除了几个主要领导、一些家住县城的同志,大多买饭票在县委食堂就餐。很多时候,谭书记、宣传部报道组的唐永先组长先我一步打饭,都把饭票帮我给了。县委管党群的安副书记也经常来食堂吃饭,第一次看见他我真以为是一个乡下社员,衣着非常朴素,满面沧桑的脸上不苟言笑,后来熟识了,他碰上我好几次关切地问我生活的怎么样,那份慈祥让人深感亲切。生活在这个大院里,真还有点“革命大家庭”的感觉。
        1982年底,“八次团代会”筹备组总结会后,我的“借用期”结束,就要回公社文化站了。一天,县委办突然来人,说县委吴应顺书记要见我。我跟着他去了那个有门卫的“书记办公院”,在左边的一间不大的办公室,见到了吴书记,此前我在会议和公众场合看见过他,觉得他很严肃。今天是第一次离他这么近,想起就是这个60来岁的老头子管制着这么大一片地域和如此众多的人口,没见过世面的我心里不禁泛起一丝不安。他拖过一把藤椅让我坐下,用他很清亮的声音开始对我说话:“今天把你叫来,因为我有点时间。”我抬起头,发现面前这老头并不是我听说和直感那样严厉,他的目光柔和,甚至有些亲切。他说:听说我借用期满,要回公社了,所以想和我谈谈。他说,谭书记已经把我在团县委期间的工作和表现都向他回报了,团县委对我的工作和品德评价很高。他还说,我的情况他已经关注很久了,从道理上讲,我的问题应该得到解决,但是,鉴于政策的规定和正在进行精简机构和人员的“机构改革”,我的问题一下子又没有解决的途径,希望我能够理解,相信县委会让我的问题尽快得到落实。最后,他说:“高高兴兴回去吧,把公社的工作尽力做好。最后,我提几点希望,一是思想上要不断进步,二是政治上要向组织靠拢,三是学习上要继续努力。你能记住吗?”我毫不犹豫地向他作了承诺。我的心里酸酸的、暖暖的。他微笑着从座位上站起来,最后说:“放心回去吧。您的问题,县委会关心的,我也会经常过问的。”……从“书记办公院”出来,我懵懵懂懂的,心里五味杂陈。好一会,我才想起,早听说吴书记过去是某县的宣传部长,后来调地委宣传部任副部长,再来主政开县,果然厉害!

         注:上图从左至右:谭书记、张飙、我们夫妇

                                   
 (未完待续)

2016年10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01)| 评论(18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