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校园生活琐记(4)  

2016-12-23 10:32:24|  分类: 执教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我的学生们


        作为教师,我有个非常引以自豪的能力,那就是,凡我教毕业的学生,我基本上都能记住他们的名字,大多还依稀记得他们当年的模样和他们的逸闻趣事。女儿出国前,有个79级的学生第一次从广州打电话给我,我问他是谁,他说:“我就是家住学校对面,个子瘦瘦小小的,冬天经常流鼻涕的那个学生啊。您还记得吗?”我一下就记起了这个学生的模样,叫出了他的名字。他在电话里欣喜若狂,说了很多话,他说他根本不相信30年了,我还能记住一个成绩差又调皮的学生。
       其实,他不知道,不光是他,一届一届的学生我基本上都记得。因为我喜欢他们,经常想起他们,这种经常记起不断地强化了记忆,使之随着时间推移愈加深刻。这种现象的形成,不是主观故意的培养,他来自教师一种深层情感的自觉。
     曾经一次偶然的机会,杰给我算过一次命。算命的是一位颇有名气的风水大师,他说我最适合的职业是从政或者经商,为此曾引起妻女很深的遗憾。但是我自己觉得我天生就是一个教师,和学生在一起,我非常快乐、宁静和满足。

       (一)

       我喜欢和学生相处。每次上课,我都会提前到达教室门外,看学生们一个个摆好学习用品,调整好坐姿,还时不时窥探站在门外的我。走上讲台,看着5、60张青春勃发的脸,肃静、专注,或微笑,或期待,我心里就会充满爱和神圣,我看到的就如我的一群弟弟妹妹,或者孩子,我感到的是他们把人生的未来托付于我,我为自己肩负如此的信任,感觉荣幸且责任重大。因此,我总是竭尽全力上好每一课,把我的每一句表述和阐释,表达得尽量精当准确。
       我会非常关注学生情绪,注意调节课堂氛围,努力引导和营造紧张又活跃的课堂秩序。发现某个学生注意力分散了,我会一边讲课一边用眼神提醒他,让他“把心收回来”;发现课堂显得沉闷,一些学生出现“注意疲劳”,我会努力提高语言的幽默感,或者夹上几句笑话,尽快让课堂活跃起来。从教30余年,除了让一个学生站着听过一会课,从没有在课堂上点名批评过学生。那是1986年高考前两个月,仲春的一个下午,暖暖的阳光从教室外投射进来,让人昏昏欲睡,一个刚刚参加完“乡干部招聘考试”的同学在课堂上打瞌睡,我用眼神提醒他两次仍不见效,我叫起了他,我说:“前些天你参加乡干部考试,一定熬了不少夜。如果你觉得考上了,我建议你去寝室补一补瞌睡。如果你觉得需要继续复习参加高考,我建议你站起来听课,赶走了瞌睡再坐下”。就这样,这个学生站着听了一会课。后来,他“乡干部考试”落空了,高考却上去了。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他欢天喜地来寝室感谢我,说如果不是我提醒,他后面的复习可能不会引起重视。也许招干考试和高考两头空。
       我特喜欢晚自习和考试监考的时候,静静地坐在讲台上,欣赏学生们自习和答题的情形。晚自习辅导课,我习惯轻轻地漫步在课桌的巷道里,关注每一个学生复习、预习的课程内容,翻一翻他们的作业本或者学习笔记,轻声地给提出疑难问题的学生讲解问题。然后回到讲台上,打开备课本备课,或者静静地欣赏坐得整整齐齐的学生,他们或聚精会神地默读,用笔在课本和笔记本上写写画画;或时而阅读,时而掩卷沉思,尝试记忆;或眨着眼睛支着下巴进行空间想象。看着这些农家子弟神游在知识的天空,我心底就升起一股暖暖的爱意,我常想,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20年、30年后,这群学生就是一群科学家、学者教授、高技术工人农民,或者是领导干部,这时,一种敬意便油然而生,我会为自己清贫忙碌的工作觉出几分神圣。考试监考的时候,坐在鸦雀无声的讲台上,看着学生全神贯注地答题也是一种享受,几十笔尖在试卷上舞蹈,那“沙沙沙”的声响,在一片静谧中像极了蚕食桑叶的声音;几十名学生埋头思考答案、组织语言,回答问题,如入无人之境一般。那份投入,那份笃定,会让我感受到他们正在循着面前的一豆知识之光,一步步通向彼岸,而这豆知识之光,正是在自己的引导下,师生共同探究出来的。这时,我就感到由衷的自豪和喜悦。
       在我的意识里,教室是永远的春天,讲台是一方沃土,学生都是吉祥物。走进教室,看见学生,我就精神抖擞,无端地兴奋。有时偶有微疾小恙,浑身软绵绵地,走上讲台,开始还提不起精神,声音细弱,但是看见一张张可爱的面庞和那求知的眼神,力量就渐渐恢复,声音变得洪亮了,精神也饱满了,开始在讲台上手舞足蹈起来。有时候,一堂课下来,精神好了,感冒没有了,回到宿舍,甚至还浑身充满了力量。直到如今,和当年的学生在一起的时候,他们还夸我“龚老师身体素质好,教我们那阵从来没生过病,连感冒也没有过”。其实,他们是不了解内情。

(未完待续,紧接下页)

2016年12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60)| 评论(15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