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校园生活琐记(1)  

2016-12-15 09:11:29|  分类: 执教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校园生活琐记

龚小平

        从教30余年,真正纯粹而完整地体验校园生活,只有在陈家中学的4年时间,其余都是在家里生活,在学校工作。然而,就是这短短4年,校园那井然有序、兢兢业业、温馨和谐的生活片段,却经常让我午夜梦回。

校园清晨

        陈家中学坐落在浦里河陈家场坝子的开阔地上,前面有一片稻田,背靠桔林葱茏的一个小丘。校园占地约摸30来亩,被不高的围墙圈成一个长方形。校舍被布局成三部分,从拱形校门进去的主校道两侧是教学区,有四排20多间平房教室;教学区向左是宿舍区,有两幢教师宿舍楼,两排平房宿舍;教学区向右是厨房、开水房、大礼堂和男生宿舍楼。
        学校虽然陈旧简陋,但是布局分区,井然有序,显得小巧玲珑。加上那时老场镇还在浦里河对岸,学校周围只有一些稀疏的民居,环境幽静,是个读书治学的好地方。
        每天早上,校园沉睡在静谧中,除了远处遥遥呼应的鸡鸣,真是万籁俱寂。直到6点左右,喇叭音乐响了,接着起床钟响,男女生宿舍的窗户霎那间透出亮光,校园便顷刻沸腾起来,充满了生气。路灯下,学生宿舍和厕所、锅炉房之间的校道上,影影绰绰的人流穿梭往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里,间或有低声的说话,似乎生怕惊醒了黎明,绝无高声喧哗。教工宿舍的很多房间也亮堂起来,那是有早读课的语文、外语老师要忙着去跟班辅导,或者是自家做早餐的家庭,只有那些没有早辅导甚至上午一、二节没课的青年老师,还在沉沉酣睡。师生们一阵忙碌过后,教室里已经灯光通明,随着早自习钟声响过,校园里响起一片琅琅书声,那是一种虔诚的诵读,声音洪亮而不高声,不约而同极富节奏,抑扬顿挫很有韵律。从教室外面经过,可见一个一个教室里,那些怀揣青春梦想的青年学子,有的在专注地埋头朗读,有的在仰面闭目尝试背诵。此情此景,你会感受到胸中的理想鼓荡,精气神瞬间高涨。
         教学区那边早读声浪响起的时候,宿舍区这边的老师们则忙碌着另一件事情。那时候,宿舍都是没有厕所的,家家都备有痰盂以便夜间解溲。早自习之前,老师们都很体谅知趣,总是把拥挤的厕所让给学生。现在,老师们便端了便盆去厕所,三五个或者更多,蹲在厕所的隔栏里,彼此打个招呼,问点家事,如果碰巧有任教同一个班的搭档,互相交流一下教学上的事情也是有的。你可不能认为厕所里说的都是臭话。
         琅琅书声回荡在清晨的校园,晨曦从东方的桔林弥漫开来,从淡青色,慢慢转为鱼肚白,渐渐地整个天穹变得蔚蓝而亮堂。又一个新的白昼了。
        老师们安放在过道上的蜂窝煤炉,大多都已经生着火了。或熬粥,或煮面条,或端了伙食团的包子馒头,蒸在锑锅里等下早自习的孩子回来吃。一些老师开始里里外外打扫清洁,一些老师提了一个两个开水瓶去锅炉房打水。那时锅炉房供应开水的龙头只有一个,设置在外面的过道上。早上打开水的人多了,烧好的开水接完以后水流就慢慢变细,甚至断流,要等锅炉里烧开了再有开水。所以,稍稍来晚的都要排成一二十人的队列。那时候,教师的斯文尚存,尽管如此,也从没见谁插过队;也没有听谁怨言连天埋怨学校条件太差,安排不周,不关心教职工生活;当然也不像现在这样,大家聚在一起就愤愤然议论自己工资低,工作累,没有社会地位,贬低自己的职业;更没有什么餐馆什么菜品美味可口很有特色,谁谁谁昨天晚上喝得儿不认母,回家和夫人打了一架……之类的话题。打开水的队列里,老师们互相问候一下,寒暄一会;烟民们互相敬一支烟,在烟雾缭绕中来个点评;当然也有讲笑话,开玩笑的。更多的是同一个教学班子的老师互通情报,协调工作:比如老师甲说,昨天上课,某某学生在课堂上打瞌睡,建议班主任过问一下;老师乙说,某某同学最近脸色不好,萎靡不振,应该清问一下是不是生病了;老师丙说,某某同学是非常有希望高考上线的,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成绩有些下滑,应该摸清原因,给他打打气;有的老师说,明天下午准备搞连堂考试,请班主任想法把其他老师的课调一下;有的老师打听前几天去县里参加学科教研会,是哪位老师占用的课时,应该补回来……。
         早自习下课了。同学们蜂拥而至那个很大的蒸柜,那里边按年级蒸的有他们的早饭,盆盆碗碗,盅盅罐罐,里面蒸的有些是米饭,有的是玉米粉子,冬季的时候有的还是红苕。条件好的可以去食堂打点蔬菜,条件差的就直接回了寝室,用他们从家里带来的咸菜佐饭。一群“祖国的未来”都各安本分,没有互相攀比,也没有怨天尤人,他们明白,他们有食果腹,摆脱饥饿,比起他们的父辈,已经是一种幸运。他们知道,他们有书可读,一直读到大学殿堂的门槛,在这方贫穷的地方已经是“文化人”,比起他们大多数目不识丁的父辈,和许许多多被关在校门外的同龄人,已经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幸福。
        吃过早饭的学子们,又把午饭的米、粉盛好整齐地放进蒸柜。
        “铛,铛铛,铛,铛铛……”随着预备钟响,老师们或捧着课本、教具,或夹着备课本,匆匆走向教室。
       新的一天开始了。

(未完待续)

2016年12月1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33)| 评论(15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