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橘香悠远  

2016-12-11 11:28:04|  分类: 小说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橘香悠远

龚小平


        最近,常常不自觉想起许多往事,便由此想到,是否退休伙伴的记忆,都有心理学上的“前摄抑制”特点呢:读书、做事,记忆力差了,可是,早先的一些记忆却活跃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些天写《执教桔乡》引发了记忆的神经元,陈家那片浩瀚的翠绿和馨香,不断地从记忆的深处弥漫出来,经久不息地刺激我的视觉和嗅觉。
        在陈家工作的那些年,我在区公所大院的北头二楼住过好几年。从居室的窗户极目远眺,视野从3、4米的围墙向外,一片郁郁葱葱的绿色,波状起伏地向南延展开来,在远处缓缓沿着东西横亘的大面山铺展上去,这,就是闻名遐迩的桔乡一隅。这满眼葱绿,近处映入眼帘的是密密的桔树,由近及远桔林渐渐变得浑然一体,成了细腻的绿。在这绿色的海洋里,隐约可见稍近的一些白色房舍和远处偶尔的白点,那便是果农们的民居了。我青年时在煤油灯下,把眼睛搞成了近视,到30岁左右得有600度近视镜才能正常阅读。听说多看绿色可以养眼,有益于矫正近视,恢复视力,所以,凡有时间,我就喜欢推开窗户,用目光摩挲那片葱绿。
        区公所北面大约300米左右是东西向的万开公路,连接万县市和开县。出区公所大门是一条乡村公路,不宽,但当时已足够奢侈。乡村公路的右侧是一塝水田,左侧便是桔林。一棵棵4、5米的柑桔树成梅花状站立着,桠枝伸展出去互相攀搭着,枝叶茂密的树冠下暗暗的,只有阳光明媚的日子,太阳才把它的光亮从树叶的缝隙里挤洒下来,在桔林的地面上落下一些光斑,在枝叶的摇曳中跳跃着。那些路边的桔树俏皮地把枝条逸出来,挑逗过往的行人,当你瞩目它们,你会看见它们在微风中频频向你颔首示意,当你无视它们的时候,它们会冷不丁拍打你的肩头,抑或抓乱你梳得工整的头发,就像顽皮的孩子,也像你亲昵的朋友。
       从这条乡村公路出去,就上了万开公路。那时公路边还没有今天的集镇,只有邮电支局、供销社、柑桔站和车站,几家楼舍彼此分散地孤立着,沿路除了行道树,还是成片的桔林和少许农田。视线所及,仍是满眼葱绿。
       每天早上,我都行走在这条路上,看着桔林随季节细微的变化。枝头抽出细细的淡黄叶芯,一天一天长长,慢慢地展开叶片,颜色也由淡黄变成鹅黄,渐成浅绿,终成翠绿,最后成为似有蜡质光泽的深绿,而树冠下部的一些老叶则离开枝头飘落地面。四季常绿的桔树已经完成了一次轮回。在记忆里,我看见的柑桔是次第开花的,也许是因了品种的不同。记得那时有鹅蛋柑、72--1、椪柑,脐橙、锦橙、无核橘、红桔等林林总总,悔在当初疏懒,未曾弄得明白。柑桔那花先是枝头上的一簇青绿色的小圆粒,待到它慢慢长大,花蕾表层的青皮被里边的花瓣撑得爆裂开来,便露出那晶莹洁白的圆圆的花骨朵,再过一两天,那花骨朵伸展开来,枝头就缀上了白色的花簇。不久,便是挂果时节,柑桔枝把那些指头大的青果高高地擎着,随着青果一天天长大,枝头便也温柔地垂下来,直到小小的青果长得果肥饱满,由青转绿,由绿变黄,最后一个、两个、三个或更多的广柑、红桔缀满枝头,一簇簇挂满桔林。偶有微风拂过,翠绿的枝叶,橙黄的广柑,赭赤的红桔,迎风摇曳,那情那景,不由你不唾腺大开,心旌摇荡。
        桔乡给我另一个恒久的记忆,是那永不消逝的桔香。那时,我的居所就在桔林丛中。推开一扇窗,漫山遍野的桔香就会弥漫进来,你会情不自禁地来个深呼吸,贪婪地吸上几口。桔树的香,在一般的草木清香里带有一丝微微的辛辣,更有穿透力,提神醒脑,令人心旷神怡。当然,桔香最为迷人的还是开花时节。春天里,当白玉般的桔花缀满枝头的时候,那浓郁的馨香从桔林里蒸腾起来,充盈在浦里河陈家场的天地之间。走在上学路上,桔花的清香张扬而劲道,混合在凉凉的晨风里扑面而来,浑身的舒爽,你甚至会感觉那透着桔香,纤尘不染的清新空气从你的口鼻,直达五脏六腑,荡涤秽气和污浊,让你顿觉神清气爽,身轻步健,浑身充满力量。我每天往来于区公所和学校之间,在桔林里穿行,犹如一个饕餮之徒,总是一路的深呼吸。那种感觉,舒坦而迷醉,以致至今难忘。
        陈家的桔香是能让人上瘾的。在那里土生土长的乡亲们自不必说,就是在那里住得久了,也会对桔香产生一种依赖和独有的情愫:烹饪时,粉蒸“扣碗”,也不忘垫上几片柑桔叶,让它有点桔的香味;炖煮腥骚的肉类,放上几片红桔皮,腥骚之味便得以消除;长途坐车晕吐,带上几片桔皮放在鼻前,成为很好的晕车良药;甚至,感冒了,也有用柑桔皮煮水烫脚,来驱寒除湿的……。每年春暖花开,我都会专程去陈家的桔林,开车到如今那四通八达的水泥路上兜几圈,满足眼睛对那片浓绿的渴望,和嗅觉对那独有馨香的思念。


2016年12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77)| 评论(3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