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小平文集

敬请来客注意:本博内容均属本人原创,请勿转载和复制。

 
 
 

日志

 
 
关于我

重庆市特级教师,现已退休。重庆市残联主席团委员,开县残联副主席。早期曾发表过小说、报告文学、杂谈随笔、电视专题片解说词,后期主要从事学校行政管理,业余也进行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研究,曾任两部学术专著副主编兼统稿,有30多篇论文在国家、省市刊物发表或获奖。

网易考拉推荐

龚小平:尺蠖之屈(6)  

2016-11-03 09:41:37|  分类: 青年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将飞者翼伏》续)

        从团县委回到公社不几天,1982年12月29日。清晨,公社曾文书突然大呼小叫地跑来文化站找我,说是“县委办公室电话”。我赶到文书室拿起听筒,听到电话里确认我的身份“你是龚小平吗?”我说是。接着,对方告诉我一个惊人的喜讯,他说:昨天晚上,经县委常委研究决定,用年底千分之三的指标解决您的农转非问题。要求您和您爱人各自补写一个申请,本月内交到县公安局办理农转非手续。消息一传出,公社办公楼一下子沸腾起来,都聚过来表示祝贺,要知道,那时的农村人口和商品粮人口是完完全全的两种截然不同的身份,招工、招干农村人口是没有资格的,只要成为商品粮户口就成了“待业青年”,就可以有很多机会就业。这个农转非的通知意味着什么,是不言而喻的。我克制着心里的激动,立即打电话给50公里以外的杰,报告了这个喜讯,并商量好当天我们都写好“申请”,下午赶去县城会面。12月30日,我和杰一同前往公安局,顺利办妥了农转非有关手续。从公安局出来不远就是县委大院,我们去团县委看望大家,准备顺便告诉大家这件喜事,殊不知一进办公室就受到大家的祝贺,原来,解决我的户口问题已经在县委大院传开了。我打电话给吴书记,希望向他表示我的感谢,可接线员说他一早就下区去了,只有作罢。大家高兴地议论了一会,去县委食堂午饭后才离开。
         我和杰回到公社,当晚给吴书记写了一封短信。虽然农转非了,但并不意味着就马上可以就业。我的身体状况,去工矿企业是不行的,只有通过招干进入事业、党政部门才有可以胜任的工作。但是,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后第一次机构改革,招工严格,招干停止,我的问题怎么解决、何时解决,还是个问题。1983年春节,吴书记让团县委谭书记捎信给我,让我去县城的时候到他家去玩,谭书记转告我时还开玩笑说:“你不简单啊,县委书记春节还请你做客”。正月初四,我和杰专门去了县城,花了5块钱买了一幅平绒剪贴的《翠竹》作为礼物。在吴书记家,他询问了我的情况,然后,他说他从办公室接线员那里知道我给他打过电话,也收到了我的信,还说我问题的解决是自己努力的结果,是县委和他应该考虑的。他说,解决下一步的问题暂时有些困难,要我继续等待,不要着急。还说有时间他会来竹溪看我。最后他说中午就在他家吃饭,我和杰早已防备这一着,不是我们不想在他家吃饭,是我们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所以只好借故撒谎告辞离开了。这是我唯一一次在他做县委书记时去他家,感觉他家非常朴素简单,他在家里完全就是一个敦厚长者。
        从那以后,我和吴书记有过6、7次通信,直到85年他退休后搬到万县市地委宿舍。他也确实来我们公社文化站来看过我三次,每次都是他去上游的临江、中和、铁桥区检查工作的时候,返途时顺道来的。他总是直接到文化站,有时把公社的领导们搞得措手不及很尴尬,记得只有一次他在向书记执意邀请下去公社办公楼转过一圈,从来没在公社吃过一顿饭。我给他写信,不外表达自己希望早日有个稳定的工作,他的回信和他来文化站看我,也都是了解我的生活工作情况,说点他对我的安排设想和现状,给我一些宽慰。但是,无论如何,随着时间一天天推移,半年多没有关于我去向的消息,心里还是有些着急。大约6月底的一天,吴书记从铁桥区视察工作到我们文化站来,洗了把冷水脸就屏退左右,和我说了一席话。他说,他最近分别找了组织部、宣传部和教育局领导商量如何解决我的问题,组织部门提出,可以安排去临江区公所做文化干部,指导全区文化站的工作;宣传部领导则表示两个方面愿意接受我去,一个是去文化馆接替姜山老师,一个是去广播局宣传股作编辑;教育局则表示愿意接受我进入教育部门。看起来解决的渠道很多,但是都没有招干指标,必须县委县府出面开口子,特事特办才行。……吴书记说,县委县府的工作他会出面,但是我要有个选择的基本表态。临走时他说,“你的问题是我的一桩心事。你和你爱人好好考虑一下,想去什么部门,尽快告诉我。”
        这是吴书记最后一次到文化站来。看着他坐上草绿帆布军用吉普车,慢慢滑下公社小院外的斜坡,我的心里充满了酸楚和温暖,暗暗感叹:如果我们的干部都像这个以前素不相识的老头,多好啊!送走吴书记,我打电话让杰请假回来一趟商量商量。
        杰回家那天晚上,我俩反复就几个部门进行了权衡:去区公所做文化干部,临江区有七社一镇,要指导文化站不能不下公社去,那时交通很不便,有的公社还不通客车,我的身体肯定不适合,何况我性格里的某些成分也不适宜进入官场。去文化馆做创作辅导老师,姜山老师那里我常去,偌大的一个办公室,非常冷清,刚30出头的我也觉得太孤独。去广播局做编辑,据打听,那里的编辑都是“编采一条龙”,自己采写自己编,我也不合适。最后,我们决定去教育系统,我喜欢和学生在一起,况且已有两年代课经历,身体完全胜任,同时教师工作流动性小,稳定,有利于工作也有利于家庭。去什么学校,去哪里的学校呢?当时我们决定去陈家,因为杰在陈家税务所,那时岳父岳母还在和我们冷战,留在县城低头不见抬头见,总是尴尬。那时杰他们税务所就在陈家区公所内,区公所周围就有一所完中、两所单设初中、两所小学,任意安排哪里都可以。商量已定,我给吴书记写了一封长信,委婉地表达了我们的想法。
         此后很长时间没有收到吴书记回信。一个月过去了,我有了些烦躁;两个月了,还没有任何消息,我去县城打听,谭书记说吴书记最近很忙,在县委大院很少看见他。直到暑假即将结束,突然收到吴书记来信。他说,最近因为自己的事情很忙,所以没有回信。他说,我的问题现在一下子彻底解决有困难,为了让我安心一些,已经同有关领导商量好,先让我去陈家中学代课,让我的生活和夫妻分居问题得到解决,等候指标再正式安排。他再次提到“解决你的问题是我的一桩心事,请你相信我,相信组织”。收到他的回信,当时我非常失望,在我的印象里,县委书记主政一方,没有办不了的事情,我甚至觉得他是在推脱。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顺其自然了。9月初,学校已经陆续开学了,按照我对学校工作的了解,各校教学人员早已到位,看来我的问题会再等相当长一段时间了。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突然接到县教育局办公室的电话,说是县局正在召开“开学工作会”,陈家中学的领导表示要接我一同去学校报到,要求我收拾行礼去县城和陈家中学的领导会合。虽然我知道只是去代课,但心里还是充满了喜悦,这说明吴书记的话并不是推脱,并且可以和杰团聚了,再则,此去代课与去水田代课是不一样的,这是县里和有关部门研究形成的决定。
        第二天,我第一次走进教育局那个小院。办公室的同志接待我以后,找来一位看样子不到40岁,面皮白皙举止文雅的年轻人,说是“李局长”。这个李局长我早有耳闻,他是开县有史以来最“硬扎”的教育局长,因为他当时还有一个身份,是“县委常委”。李局长握着我的手,表示他早听说过我。他说,我的问题在常委会上研究过,后来吴书记亲自找他谈了我的情况,正好陈家中学刚刚由单设初中升格高完中,急需充实师资力量,我又代过初中语文课,中文水平和自学能力都不错,安排到那里做高中语文教师是比较合适的。他还告诉我,我的问题县里很重视,这次本来想通过什么渠道一次性解决,可指标冻结,实在没法,才让我先去陈家代课,等待时机再招进来。他说:“你去陈家中学代课的介绍信,就是分管教育的聂副县长亲自来开的,你还担心什么?”他的话让我心里踏实了不少。一会,办公室的同志又领来一个人,40出头,中等身材,看上去很干练,有点书生气。李局长介绍说:“这位是陈家中学教导处邓主任。他是西师(当年的西南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的,你们今后就经常打交道了。我就把你交给他了”。
        那天下午,我和邓主任坐上了去陈家的客车。40公里左右的路程要一个多小时。邓主任是个热情而健谈的人,一路上他说,他知道我,是县委宣传部某位领导在一次会议上列举的全县几个自学典型,后来又在《中国青年报》上看到关于我的通讯。他说,听说县里介绍我去陈家中学代课,学校领导都很高兴,不仅仅相信我的能力,还认为我本身就是教育学生的一个活教材。最后,他表示,受校长委托想和我商量一件事。他说,县里的介绍信李局长已经交给他了,按照县里领导的意见,明确了我是高中语文教师。但是,在县里还没和学校通气以前,学校已经决定在长沙初中选调一名语文教师。同时,开学时,学校一位高中文科地理老教师调进了县城。现在的情况是,如果我执意语文教学,那位选调的教师就没法调进来,高中文科毕业班的地理也没人上,要让那位选调的教师上毕业班的文科地理,不仅他不愿意,学校也不放心。他说,领导班子的意见是希望我顾全大局,为学校排忧解难,接手文科毕业班的地理课。他说,大家都觉得,你的自学能力强,适应新课程应该很快,只要明年高考这门学科不在全县“甩尾”,就是胜利。……他的话让我一时语塞,但是也有一些让我欣慰的成分。我想,虽然地理学科在初中是人们眼里的“副科”,但是在高中文科却是高考科目。况且,我一个初中毕业生去任高中教学,别人都不嫌弃,我有什么理由嫌弃学科呢?
         我俩一路聊着,客车沿着浦里河岸的省级公路,卷起一溜黄尘摇晃着。眼前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柑橘树,渐渐地,沿河两岸的山坡上一片郁郁葱葱。我知道,我的目的地就要到了。

(全文完)

2016年11月4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19)| 评论(16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